复旦南区随笔

抬起头,看到窗外的树叶呈现出嫩绿的颜色,又是一年的春天。这个春天,也是我进管院以后的第一个春天。

很难说复旦南区的春天和上海其它地方的春天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变化无常,一样的和煦。走在南区的路上,鼻子里闻到的都是春的气息。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温暖宜人。自小我就有一种错觉,仿佛阳光可以穿透一切,可以使人的心灵变得纯净,可以抚平一切心绪。在春之阳光下,我感觉自己正变得透彻,身体内有一种空灵,甚至于神圣的东西在萌发,在试图找到出口。我想,这是一个适合回忆的日子。

坐在电脑前我发现我确实有很多的东西想要说。连上网看自己的blog,显得很冷清。进了大学反而没有了中学时那种想要去诉说的冲动。扯得太远了,回到正题吧。

他们要我谈谈在管院半年里面学习和生活的收获与体会。学习的收获我不敢说,数分拿了一个C-对我幼小心灵的伤害可以交给时间去抚慰,但是它带给我绩点上的伤害却是什么都无力弥补的。

所以我只好说说生活方面的收获和体会。生活的收获也没什么,刚进大学时给自己定下的找一个女朋友的愿望或者说目标没有实现。那么只好说说生活的体会了。

在寝室里我环顾四周,半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的东西。首先是多了一台电脑,它使我多了一个堕落的途径。其次,寝室乱了很多。再次,多了很多朋友。

电脑的用途很简单:上网,游戏,写写文章。有人说大一的男生不应该买电脑,否则就没有了找女朋友的时间。不幸的是事实证明了这一说法的正确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对我来说,电脑这东西现在就像老婆一样,但是老婆或者说女朋友是要哄的,而电脑不需要。

有人说我的寝室乱得像狗窝,我反唇相讥说我不喜欢住在一个像停尸间一样干净的地方。我一直对村上春树的这个比喻十分欣赏。我自诩为我的寝室很有家的感觉,比方说现在我发现桌上有我早上泡得没喝完还剩下1.5厘米高咖啡,比方说刚才使我觉得身体透明的阳光现在也出现在了我亲爱的阳台上。我现在有一种冲动要把我的老婆——对不起,我指我的电脑——搬到阳台上去继续回忆,但是可惜它不是本本。讲到阳台我想起来一件事情,一次一个住本部的老同学来我寝室玩,对阳台赞不绝口,说阳台可以晒衣服或者花花草草。其实除了衣服和花花草草,人也可以晒。

刚才我好像说到朋友了,有吗?让我看看……对,提到了朋友。其实在管院的半年生活中给我带来最大的财富就是我的朋友们。我高中时候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曾经对我说过朋友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一群人一起做一件无聊的事情,那也会变得很有意义。这句话让我感动了n久。生命像在赴一场又一场无穷无尽的约会,有些浪漫、有些乏味,有些让你尖叫、有些使你入睡。但我想上天真的很眷顾,让我们能够一起赴这个为期四年美妙的约会。

我在高中有一群很好的朋友,我们一起组成了一个令人羡慕的集体。我曾经认为那个集体将会是我一生中待过的最好的一个集体,因为我们把一切都发挥到了极致,现在想起即将分别的那天大家一起地吃必胜客,一起唱我们自己作曲填词的班歌,一起从眼中或心中流出泪水,一起看我们自己拍摄的班级纪录片,心中仍然荡漾开一片涟漪……不管你们是否能够看到这篇文章,我都想把这篇文章送给给你们。

不好意思再次跑题。尽管我现在还是认为以前高中的班级是最棒的,但是我有这样的预感:管院也不会做得太差。在管院的半年使我朋友的圈子大大扩展,从上海的徐汇区和长宁区扩展到了整个大中华地区。不同地域之间文化和风俗习惯上的差异使我大开眼界,也学会了包容与取长补短。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好意思,实在不知道表达这个意思有什么褒义的话可以用——来自不同地方不同的朋友给我带来很多的收获。有人说管理学院是最不会管理,最没有凝聚力的学院。我觉得这个人简直是自己找874,什么叫团结,什么叫凝聚力,只要看看12•9歌会等集体活动中管院人对自己学院的稀饭就可以知道了。

林林总总写了这么多,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文风竟然变得这样琐碎。不由感叹自己有愧于党和人民的嘱托与期望。但转念一想,管院的生活又的的确确是琐碎的,就在这些细小琐碎中,浮现出一幅温馨的管院生活图。

  • gu shikai

    你可以阿,买了个blog

  • Dreamsafari

    @gu shikai: 又不贵,你少泡一次吧,我的blog可以运行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