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院刊的随笔(基本上是把以前的文章拼拼凑凑……)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面朝着电脑居然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以前自己的理想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才明白自己是与梦想且行且远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那么我也就写一下东西吧。

       前些日子看了一本书,书名叫《专业的善良》,是明基电通中国营销总部的总经理曾文祺写的。他只身一人来到苏州,从零开始独自一人带出了1000多人的营销团队,把显示器、光驱、刻录机、扫描仪和键盘等电脑外设做到了大陆市场占有率第一,连续三年增长超过300%。能做到这样,我想只能用“奇迹”这两个字来描述了。

       在这本书里面,有句话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价值观的核心在于选择一个优先次序,优先次序的选择不见得都跟队和错,好和坏相关。人做什么事情,和不做什么事情,有时候是一种选择,有时候又是一种逃避,你以为你是在选择,其实你是在逃避。仔细想想的确是这样。每一次做决定,对于后来的影响往往是未知的。只有等到结果出现,才或高兴,或悔恨。在我看来,选择与逃避的最主要的区别在于做决定时的心态。如果抱着积极向上的心态,那么大概做出选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同理,如果带着一棵消极的心,那么做出的也更可能是逃避的决定吧。静心想一想,这一路走来,多少是选择,多少是逃避?怕是自己也难说清楚。当然,有很多决定现在看来不说错误,至少是不明智的。然而,如果我是抱着积极的心态作出的决定,我就不会觉得遗憾,因为这是我的决定。

       有时候心情不好,我就会在深夜独自一人在南区散步。午夜的南区还是比往常多了一份寂寥,路上是吃完夜宵回寝室的人们,三三两两或三五成群。有时候晚上天气不错,月亮很显眼的挂在天上,洒下银白色的光芒,甚至该过漫天的繁星。春夜的气温还有些低,还是让人感到一丝丝的寒意。这样的环境下,让我觉得安静,让我可以认真的思考一些什么。

一直以来就不喜欢上海这个城市,觉得它太喧闹,太奢华。放眼望去,霓虹闪烁如落英缤纷,却不由让我感觉到一股腐烂的气息。不由得怀念那年去崇明,一群十六七岁的孩子们在江堤上跳着舞等待日出。现在这些回忆,已经在我心中抽象成为了一种象征。

上个礼拜回家,同样是深夜,经过外滩,看到的却是灯火阑珊的景象。记得以前在防汛墙上看浦东的倒影,感觉不过水中月,镜中花。而半夜的外滩,我一个人,发现整个城市的寂寥。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