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今天下班早,回到酒店之后就没有叫room service,去了常去的那家韩国料理店吃晚饭。

从第一次进这家小店就爱上这里的环境了,暖暖的灯光,怀旧的火车座,墙边的小摆设都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再加上一面半旧的星条旗和伙计不停地用干布擦拭那些摆设,常常会让我联想起二战的乡村小酒吧景象。

按惯例点了石锅拌饭和海鲜豆腐汤,一如既往地量多。嘴里鼓鼓囊囊着美味,看着这舒适的环境,突然有一种满足感。这家店似乎是一家人开的,姐姐负责收钱算账,两个弟弟招待客人,闲时或聊天或看报,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于是想起了来长春时候的两个出租车司机。

去浦东机场的司机是崇明人,在上海,崇明县的出租司机很多很多,崇民口音的上海话我听起来破费一点力气,于是我就和他有意搭没一搭地聊天。聊到他的儿子是,他眼睛立刻就亮了,讲话也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大意是他的儿子很懂事,读书很好等等。本来疲倦的脸上笼上了一层光辉。天下的父母毕竟都是爱自己孩子的啊。他又说他们村子有一户人家,女主人生病在家,全靠男主人在外面做泥水匠挣钱,结果哥哥考上复旦数学系,妹妹今年也考进了清华。司机说,虽然我们生活困难一些,但是孩子就是我们的希望。那对兄妹的父亲也辞去了泥水匠的工作来开出租,虽然危险虽然劳累,但是想到自己的孩子,再苦再累也值得。我很庆幸我马上就要毕业就要工作,父母为我一定也付出了很多很多。从那位司机的身上我看到了我父母以前的影子。到了机场司机执意只收整数不要零钱,说从我这里知道了关于孩子成长关于高中关于大学的很多事情。我说,您就收下吧,从你身上我看到了我父母对我的爱。

到了长春下飞机正好看到一辆红旗的出租车,于是打开门就钻了进去。一路上照例和司机聊天,聊到红旗出租车的不易。他说这样的车和普通的捷达一样的价钱,在市内做生意开开停停特别费油,收到的车费还不够油钱,只有跑长途跑机场才可能有点利润。我问他为什么选择开红旗而不是捷达,他说当年亚冬会时候让他开的,当时看来还是荣誉呢。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累赘了。他说今天一天就早晨拉了一个人来机场,晚上拉我去酒店,收到的车费连保本都不够。一般每天至少两趟机场才可以有属于自己的收入,这样往往就住在车里了,现在还好,等过几天天冷了车就像冰窖一样,开暖气的话又特别费油,舍不得……就为了每天都不怎么在家,老婆都和他离婚了。他说他不怨他老婆,反而理解她。他说现在家里就他一个人,虽然别人有再介绍新的给他,但是他都觉得没有原来的有感情……我侧过脸看他,轮廓俊朗的东北汉子的脸上竟然也柔和了很多,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浮现在脸上。我想,他一定还是爱着他的老婆的吧。我一直觉得殉情的是傻子,那么为爱放手应该是最高境界的爱了吧,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到了酒店,我多给了他40块钱。天转凉了,车里要是太冷的话就发动起来开会儿暖气吧。虽然现在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但是和你比起来,我实在已经是幸福得太多太多了。

今晚没怎么加班,想了这么多事情,果然不加班是件好事啊……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