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论 边缘

如果不是偶然看到这篇文章,几乎要忘记了那一段时光。说实话不喜欢贝恩的工作环境,但是正像Amy说的那样,或许隔离的工作环境更加助长了我们intern之间的感情。眼前浮现出我们一起在兰亭门口排队,一起去浦东机场,一起拿着雪糕在太平湖散步,打通team第一个cold call时候大家的欢呼祝贺和鼓励。回过神来看到桌上的一堆凭证,恍若隔世。

离开贝恩在德勤的FAS,总免不了做做比较,结论是各有千秋=,=两个地方都有我喜欢的,有我不喜欢的地方。。。继续迷茫吧。。。

引用

边缘

终于结束了。

走出恒隆,感觉很奇怪。说不上来到底是轻松,还是更加沉重。但是我知道,我想要离开。

今天不忙,很难得。于是,搞定了实习鉴定,交了timesheet,临走前还拼命地想有没有什么落下的,好像不打算再回来的感觉,可是到家才发现,还是忘了退回门卡。

从企业天地到恒隆,两个不同的office,相同的一群人。一直觉得和这里只是有缘,现在才发现,原来感情也多少有一些。从intern到supervisor,感情都有一些。

AD9的队伍带给我不少好朋友,也带给我第一次非典型的快乐“出差”。很想再和Novia边聊天,边cold call,看Mac神奇地打破困境;很想再和FH一起躲在房间吃零食,很想再在收工之后和大家溜去K歌泡吧。。。一直不喜欢bain这种“隔离”式的管理模式,但是好处还是有的,intern之间的友情就是在这种模式下建立起来的,呵呵。

要说supervisor,我还是有很多感激的。

都说跟着JJ累,我偏偏就是跟了4个月。他工作的时候会比较严肃,但他真的是最会替intern考虑的supervisor了。小到出差时候的吃饭,大到ED,他都帮我们考虑到了。(从intern走过来的人,就是比较体贴。)从consulting的甘苦,到life style, 还很难得地和他聊起他的感情生活。在最后的选择中,他不仅给了我很大的support, 还不忘现身说法地让我看清一个真实的consulting。

YJ是我遇到的最有亲和力的supervisor,其实和她相处久了,好像也忘了她是supervisor了,早就把她当朋友聊了。是她让我开始比较深入地接触case, 让我开始学习consultant的思考方式,开始越来越多地去探讨,去提问,去给出自己的想法。也是这样一个开始,才让我最后在AMW中能够担起比较大的任务,得到这么多难得的学习机会,比较接近地体验一把AC的工作。和她的交流没有压力,但是却让我发现自己很多的进步空间。也只有和她,工作谈着谈着居然会跑题变成嘻嘻哈哈的闲聊。那段时间很忙,但是忙得很开心。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HW,这个英文比中文好很多的C实在是很nice,他会教我很多,会给我很多鼓励和指点,他的那套“so why”的理论,在我越来越多的实践中让我受益匪浅,他最后给我的肯定是我在Bain最开心的收获了。

走到最后,或许还是会因为一些小得失有些失落。可现在渐渐地想通,那些真的只是一些小得失而已,并且我得到的已经够了,我从来不是一个主动争取的人,但是还是得到了三个supervisor的主动推荐和一个supervisor的支持,或许这些肯定对我要比结果来得重要的多。某人总是教育我要主动,要积极,可是我就是不争气,我还是学不会。我知道这样很吃亏,但我还是倔强地坚持着,珍惜着在潜移默化中被认同的成就感。

我不止一次地被问到想不想继续走这条路,在JJ一一推翻我所认为的consulting的好处之后,在YJ问我还想不想上这条贼船之后,在HW告诉我做consulting肯定比做sales活得更短之后,在我在办公室留到11点之后,在我最终还是因为结果而失落之后。

但是失落过后,我庆幸自己还能思考。

某人不相信我已经没事了,但是现在,我的确很肯定地相信,这次的失,会带给我更大的得。现在我,根本没有一个足够好的状态去抓住提前来到的机会,一段时间的调整是必不可少的。更重要的是,其实想留的心态,只是因为懒。懒得重新去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懒得去面对接下来的半年奋斗,懒得去学习一份新的工作,懒得去重新认识一个新的环境,懒得去办新的工资卡,甚至懒得重新去认一条上班的路。

某人能够想清楚要什么,然后勇敢地去拒绝,是值得敬仰的。而懒人,必须要逼一下才会舍得去动一动的,否则会在安于现状中死去的吧。现在,没有退路了,那就只好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去想清楚,去面对了。

最近一段时间的种种,让我变得冲动又有些懦弱,矛盾而不知所措。

是时候休息一下了,不会太久,也不容得我休息太久,我希望很快,我会找到出口。

我下定决心离家出走,才能带回属於我的美梦;爱著我的人儿啊,能不能再为我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