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散落在南模校园的老师们,你们还好吗?

**散落在南模校园的老师们,你们还好吗?(高中版)
**欣闻母校建校106周年,作小文以记之,忆尊师,贺校庆。

不按姓氏笔划排列了,按年级顺序倒序排列,想到谁写谁,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邬秃,1997)。先写高中,初中等记忆修补完整时补上!

刘应甲(2002):高三语文老师。系安徽来沪支教文人一名,曾为安徽某大学副教授,人称“老甲”,和大胖子方力并称“安徽兄弟”。久仰老甲大名,在高三有幸听到了他那口让人听不懂的普通话,上课就在讲台上说书,我们在下面打盹儿,涉及面和授课形式,让我们提前适应一记大学教学。虽然老甲一直派我去参加作文比赛,但是他实在没办法让我的考试作文有所提高,高考前夜打电话给他,高考第一天进徐汇中学考场第一个见到他,感觉像见到亲人有了依靠,结果语文还是考得不好……去年去看他知道我要出国,当场狂批我一顿……毕业时他让我们常回家看看!

骆枫(2002):高三数学老师,年级组长。每天穿不同颜色会随风飘的宽松裤来上课,像在讲台上上面跳扇子舞……曾在升旗仪式上把网吧说成电脑王,引来哄笑……上课声音刺耳,最刺我的一次是十校联考后在安静的中午的教室里劈头盖脸的教育我,让我感觉她是我的克星,从此不敢惹她,甚至是敬畏……

王琣(2002):高三英语老师,班主任。会用上海话和普通话说“晓得伐”、“知道伐”、“搞清楚了伐”,被以香港人为首我们唤作“老太婆”。听不懂香港人说的普通话,要我在中间做同传……高考后没脸见她,到了第二年良心发现补偿一记……

武玲玲(2002):高三历史老师。人称五百。把自己画的像墙的中年女老师,经常穿着裙子去五楼走廊和某体育老师跳舞。把我们“分裂割据”的考试,仍然被我们无数次的作弊成功,还一无所知的表扬获得高分的作弊者,台下哄笑;盯着我们背书,仍然被我们数次“敦刻尔克大撤退”逃脱,她总是扑个空;口头上不让我们看中国对哥斯达黎加的世界杯,私下里问我们几比几了,原因是爱国。最后一节课送给我们“得意淡然,失意坦然”八字真经的可爱的好老师,我们一毕业,所有人的名字都忘了,除了“顾海东”……

李捷琛(2002):高三体育老师。著名的健美操老师,自创自导自演了无数健美操,主要负责女生体育课的教学,偶尔临时充当男生体育课的头。和历史老师跳舞的绯闻男主角。

冯萍(2001):高二语文老师,班主任。带领创造奇迹的六班的混乱分子们走向巅峰的班头。在老冯的带领下,六班在学习成绩以外的评比中获得荣誉无数,荣膺当年度上海市优秀先进集体称号,老冯功不可没!眯起眼睛的笑和为我们过集体生日那天的哭,年轻不失活力的活动能力和保有酷似老教师的那种对于行为规范的要求,这就是双面老冯。后嫁给了一童姓男子,我们争相为其子取名“童年”,以呼应前人班头杨华之女“寓言”,亦是众天才自作主张的杰作。六班的故事说不完,所以老冯的故事也数不清,先到这里……

崔健(2001):高二数学老师。与著名摇滚歌手同名,从山东泰安泰山脚下来到大上海,带来了无数山东孩子刻苦学习的例子,思路清晰,上课以《能力》为主,课本为辅,配以无数次的课本替换和声嘶力竭的讲解,导致失声,让六班淘气的孩子们感动不已,奋发图强,将高一全年级倒数第一(平均分比倒数第二差十几分)的数学提高到了全年级第一的历史性高度,个中原因,众天才心知肚明……

黄昀(2000——2001):高一高二英语老师。人称小魔女,至今未嫁。凶悍之极,藐视所有人,据探子回报,经常看到此老师昂首逛街,健步如飞。第一天上课就用一连串的英语藐杀我们,致使我们对于英语的敬畏达到了和对于她的敬畏的同一等级。小魔女时常说我们no feelings,时常像班主任那样教育我们而放弃了正常的英语教学,甚至上课发脾气让我们静坐一节课,我们恨乌及屋,与魔女的班级成为了年级死敌,并从他们班级手中夺过无数荣誉,痛快哉!究其原因,某一部分来自某节课她让我们集体大声说:“We create wonders!”。(此处尊重原版,不纠正用词错误)

余忠泽(2000——2001):高一高二物理老师。人称老宗桑,与化学老师张希林是南模著名的模范夫妻组合。谢顶的老余时常在走廊的镜子前梳头,可见其做事认真负责,注重细节,上课时甚至连1-1=0都要写在黑板上(李大记者,2006),这种科学的态度不仅是他连任几届南模科技总指导,而且他的水火箭也远早于神六神七飞上了南模的上空!

庄立新(2001):高二化学老师。理科班班主任,解题自成一体,凡人无法理解,上课独有一套,只让女生回答问题,自尊心强的男生们拒绝被忽视,积极举手发言,却被无数次的视而不见击垮,终于放弃努力,成为听众。此老师在喜得一女后受到我们班集体祝贺,感激涕零,但仍然没有改变他对于男生的偏见……汗一记!

吴彬(2001):高二化学老师。自我介绍说是华师大的,结果不是我们熟悉的华东师范大学,而是武汉的华中师范大学。化学不好,基本对她没什么印象,没有有机的联系到一起过,唯一想说的就是感谢她让我通过了会考,使我顺利和化学说再见!

徐华弟(2001——2002):高二政治老师,年级组长。脾气老好的中年男教师。天才们曾经竟然惹他生气,而我还在那次火上浇油,还好他没有追究,否则罪名就是惹恼年级组长啊!曾经在考试后听到他在办公室里感慨:下午考试监考真累,经常会睡着,殊不知他这一觉醒来,多少学子从此起死回生功德圆满啊!谢谢徐老师!顺便提一提,他女儿和他长得辣辣像!

周锦萍(2001):高二地理老师。上海普通话是周老师最大的特色。她会把“垃圾”说成“垃西”,她会把“或者”说成“赫者”,当我们熟悉了她常说的“赫者”之后,突然有一天她来了句“赫多赫少”,众天才狂倒……地理课最后以她划书我们背题目答案而告终……

胡小辉(2001):高二生物老师。快人快语快心快口,致使第一节生物课听得充满兴趣的我,第二节课就开始完全听不懂了……之后除了那节上食物链的公开课之外,果然关于生物什么也不知道,最后通过篮球队内线搞到考试题目而顺利通过考试……生物,我心中的痛……

沈正明(1997——2001):初一初二高一高二体育老师。帅哥一名。中青年体育老师一名,我们见证了他成长的过程,从小小的体育老师成长为体育教研组组长。善于总结,在体育老师中属于四肢发达,头脑不差的典型。教导我们引体向上“早练(恋)早好”,教育一名为“淳淳”的女生在队伍里不要一直“蠢蠢欲动”。带领我们走上篮球的道路,是一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好老师。

王圣民(2001):高二美育老师。南模年纪最大的女教师,气质非凡,曾经是著名的语文老师,八十年代中期投身美育教学,是上海美育教学的一面旗帜!上课内容涉及文学、音乐、舞蹈、戏剧、绘画、建筑、雕塑、电影等八大艺术形式,在维瓦尔第的《四季》的氛围里娓娓道来,在《教父》的扣人心弦中昏昏欲睡,承认有些煞风景,但是这是我高中唯一一次上课睡着,不得不提……

姚世强(1995、2001):预初、高二美术老师。南模校标醒狮图的设计者,可以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人物,高大的身躯下有一双灵巧的双手和细腻的心灵,不过上课却是稀里糊涂,校庆时曾让他帮我拿本纪念册,没想到他会错意,和我聊起了职业前景,成吉思汗啊……他老婆是我们小学校长……

杨华(2000):高一语文老师,班主任。创造奇迹的六班的第一任班头,极具亲和力,美女老师。对于我们的调皮捣蛋有些束手无策的老师,曾让我们在铅笔盒里写约束自己纸条,曾被我们嘲笑黑板字蹩脚,曾带领我们游南京因为鼻子上发了火气而拿我们出气,对于我们无奈之下的听之任之使我们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为之后辉煌的高二年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作为六班班头,故事自然讲不完,赶快刹车,接后记,曾离开南模一年,如今再次回归,继续高一生涯,有一女迪雯,分散了她对学生的爱,批评一记!

温秦富(2000):高一数学老师。宁夏来沪,老烟枪,常躲于树丛之间过烟瘾。天生一副好嗓子,上课板书一黑板,衬衫会湿一大片,放学后补课常感叹“谈笑间,天又黑了一层”。虽然有多年奥数教学背景,身兼理科班数学教学,但仍然无法适应众天才的学习能力,天才们常感叹“听课不笔记,笔记不听课”。曾在公开课上质疑课本,却无法自圆其说,弄巧成拙。到了高三,当众天才回首往昔之时,当年秦富教的方法真的可以左右逢源,题目迎刃而解,只可惜多少青春不再,多少后悔已成空!

陈凌云(2000):高一化学老师。被评为最佳青春活力奖。一直读错我的名字是我对陈老师的最深刻印象……

龚一婷(2000):高一政治老师。哲学系毕业的天才老师,能把哲学问题说得如此溜显然非等闲之辈,只是刚从大学毕业,难免遇上疑难杂症,何况碰上众天才曾几次流泪,更是遇上了小曹同志,龚老师如同进入了百慕大三角,被搞得七荤八素,只能用她深奥难懂的哲学理论来作为反击……

陆玉琴(2000):高一历史老师。人称“陆平凹”,是学校的政治局常委。上课平淡无奇,遇到两次“桔子事件”,对应的发火两次,仕途没有受到影响……

王凤翔(1998、2000):初二、高一音乐老师,年级组长、班主任。人称老凤祥。矮矮胖胖,喜欢穿着高跟鞋到处走的老师。叫错我的名字不是你的错,从走廊的一头大声呼唤走廊另一头的我就是你的错了……

陆慈晖(2000):高一计算机老师。根据名字看是《游子吟》的产物,人称陆星星,其实也是自称。曾经检查课本携带情况,我们就互相借书以应付检查,结果他揭露“走私(书)”之内幕,令众蛇头汗颜!

朱蕾(2000):高一心理老师。只记得她说过进了高中之后为了交到新的朋友,就要“莫回首”。可是回眸一笑才会百媚生啊,历史就是由无数个回头组成的,不是佛曰: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为了下一世的摩肩接踵,大家频频回首吧,我写忆老师不也是回首吗?

**散落在南模校园的老师们,你们还好吗?(初中版)
**行李越来越重,所以一定要拿出来给大家检查一下,该分担的分担掉一点,所以迅速的修补记忆,初中的老师被放在了台面上。

陈德荣(1999):初三语文老师。一口苏北普通话却号称年轻时普通话测试九十几分,难道普通话水平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降低吗?貌似我们是他最后一届学生,不过后来好像又被南模初级返聘了。此老师是区里某另一陈姓老师的粉丝,上课张口毕口提此人,还经常会提及另一潘姓老法师,由此可见陈老师是教研活动认真参加的老师。老头儿平时和蔼可亲,发起火来地动山摇,曾在教室里听到他在隔壁发火骂人,哈丝丝……

邬炎鎝(1998——1999):初二初三数学老师。人称邬秃,符合聪明的脑袋不长毛的定律。能够熟练运用分析法和综合法两种方法叫我们解题,大黑板上挂满小黑板,小黑板上画满双箭头!教育起学生来也是大小道理一套两套三套,套套高深,使我们不得不一个头变成两个大的在理解二次根式的同时再去摸索他育人的道理……

朱凤英(1999):初三英语老师,班主任。为学生着想的好老师,一直在各项不合理收费时为我们向学校主张权利,有时虽然是蚍蜉撼树,但是仍然要表扬一记!上课上到一半会突然来一句“今天饭钱收完了伐?”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马上停下英语课,全班开始收饭钱……兜哥曾抱怨朱老师的扮相,说她是拎拎铜吊到倒开水的门房阿姨,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王静华(1999):初三物理老师。学生生涯中遇到的海拔最高的女老师,之前从复兴中学转学而来。解题思路清晰,方法独特,第一节课自信满满的对我们说:“你们别以为我年纪轻就会教得不好!”实践证明,水平果然和身高成正比!

张新鹂(1999):初三化学老师。化学教得很好的老师,之前家里发生了变故,她还是坚持来上课,受人尊敬的老师!敬礼!

顾文秀(1999):初三政治老师,年级组长。声音闷闷的,貌似蛮凶的,后来是不知所踪的,据说是去了南模初级的。

陈凤广(1999):初三体育老师。人称老陈,皮肤么么黑,剽悍的山东大汉,一看就是工作任劳任怨的好同志。直升考监考的时候和我们一起做几何题,还在黑板上打草稿。现已进入南模领导层。

顾瑜(1997——1998):初一初二语文老师。有史以来遇到的语速最快的老师,远远比新东方的老师快上十几倍!曾遇到某学生挑战,竟也瞠目结舌,自认速度不及对手!公开课《狼》中对于“尻”的解释记忆犹新,还把“野尻”眼镜拿出来说事儿。顾老师也曾离开南模之后又回归,南苑果然是让人留恋的地方。

张文(1998):初二英语老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意外事故造成了她眼睛上出现了一大块乌青。所以她就花了一节来向我们解释他眼睛上“black and blue”产生的经过,这是最轻松的一节英语课。据光郎洋介绍,此老师住在田林,曝光一记!

王金海(1998):初二物理老师。人称黄金瓜。初一时曾教过其它班级数学,所以貌似是位全能老师,其实此老师业务能力较低,我们暂且视为南模初中理科的救火队员,哪里需要代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如今已不见金瓜好多年……

杨玄林(1998):初二历史老师。一口苏州话,上课喜欢来回走,走到教室最后排总是向右回转折返,一百年不变。高中某次老杜走廊里看到老杨背后有粘纸,帮忙摘下,并问“杨老师,你刚刚上什么课啊”,苏州老头说“我们总归上历史课老”,老杜狂汗!P.S.学生们都喜欢杨老师监考。

邢一成(1996——1998):预初初一初二政治老师。上课细声细气,常因为血压高而不来上课,据说以前脾气挺大,因为血压会莫名升高而改变。后来因为不会上高中而成为南模行政一员。

侯天林(1997——1998):初一、初二音乐老师。曾经羡慕我们班级里有三个同学刚刚初一就通过了钢琴十级!每节课都让他们轮流弹琴,其实我们下面都是牛。我们班的大合唱在他的指导之下得了全校第一!八卦一记,其实是全校皆知的秘密,他脱发的厉害,带着假发,有谁看到过他的本来面目?

汪寿荣(1996、1998):预初劳技老师、初二书法老师。以原勤俭楼底楼有一间小暗室作为根据地,潜心钻研他的小手工,记得他教我们做的信插。初二某节书法课在黑板上完成一个字示范的同时1998年的第一场雪降临,我们为下雪而热烈鼓掌的时候,他表示不必为他的一个字而欢呼,大家狂汗!最后竟然没有通过书法考试,我真的比窦娥还冤……所以对此老师印象不好!

戴熠(1997——1998):初一打字老师、初二电工老师。眼镜总是带得歪的老师,还记得他上课一直叫我们被的“asdfg ;lkjh”,现在练就的同时和数人聊天的本事不知是不是有她的一份功劳。初二还教电工,不知道在那块木板上弄了些什么东西,反正最后灯泡是亮了,哈哈!

张一于(1998):初二计算机老师。人很高,眼睛很大,上课喜欢一边讲一边敲粉笔,下课总会看到无数惨遭蹂躏的粉笔头,喜欢叫上课说话的学生“站起来,站到后面去”。

洪雅萍(1997):初一数学老师,班主任。在即将接任我们班级的时候,不幸遭遇车祸,骨折,在家休养一月有余。所谓祸不单行,初一年级,我们班级先后出现了7人次的骨折事件,流年不利可能就是因为老师带了个不好的头吧……曾在家长会上告我的状,只是回家被狠批,在此记仇一记!

李静(1997):初一英语老师。教我们的时候是第一年进南模,教学水平高,口语一级棒!传说中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来自新疆,当年我们班拿全校第一的合唱《Hand in hand》就是她把歌词听出来的,当时极度崇拜一记!后因水平得到认可,常年栖身于高中甚至高三,又嫁给了南模数学一哥曹土清,将补课作为家庭产业,发挥到极致!又八卦了一记!

何华琴(1997):预初、初一地理老师。南模的第一位硕士学历的老师,声音可能被高学历而磨灭掉了,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上课带着小蜜蜂,但是蜜蜂实在太小……外加上课还会说英语,故很难辨别她讲课的内容!到了初一,她让学生成为了主角,每节课都采用小组竞赛的方式,本以为可以少说多做扬长避短,没想到她柔弱的声音根本无力压制为小组分数而斗的脸红脖子粗的我们,每当此时,院长总会在下面说“吵什么吵,赢了又不能当饭吃”、“第一名一人发一粒白砂糖”,然后以我们狂笑而告终!

樊敬铎(1997):初一历史老师。又一有语文老师转型的老师。穿着朴素,中山装加布鞋,南模出名的孝子,家有常病老母,樊老师自己用气功为其治病,致使自己伤身,满头白发。上课生动,运用故事讲历史,第一节课通过说女娲用不同方法造人揭示“人生来有贵贱之分”。

钱小珠(1997):初一生物老师,年级组长。曾经在班主任骨折时期代理过班主任,后来去了南模初级做校长!

熊美玲(1996):预初语文老师。水平不错,很适合教语文的老师。我觉得她每次进教室的脸都是不一样的,不是表情不一样,是脸不一样,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后来因为当年高二某语文老师遇意外,她就被上调高二,可见其业务水平确实得到认可。我在她手下时的语文成绩是名列前茅的,脸皮厚一记,不要脸两记!

王珏(1996):预初语文老师。“我姓王,叫王老师”这是当年高中生模样的他的第一句自我介绍,上课只带两本书,课本和教参,照本宣科,所以那时我的语文笔记是最全的,相当于把两本书的内容抄在了一本书上!中午会和我们一起踢球,上课会成为女生飚水枪的靶子,从那时候起我们知道,有时候老师也是可以用来欺负的!可能是因为上海缺少年轻的语文男教师的缘故,两年后王老师就去了高中,从此一去不复返成为了重点培养对象,等我们到了高三,他又赫然出现在了我们年级,据说应试很有一套,原来男人大了也会七十二变啊……

金伯炎(1996):预初数学老师。印象中进南模的第一节课就是他上的数学课,当时深切地感觉到市重点上课的压抑,后来发觉老头子上课说话很有特色,“数绝”、“怕啊欧方”、“小数点向右移动恶位”等常用于总会成为课余的笑脸谈资。老头常常不关校门,还站在讲台的高处,无数次引来台下偷笑,在校园里遇上金老师,我们时常鞠九十度躬问好,以检查今日校门是否安好……后来常看到他出没于学校附近证券公司,在徐家汇附近也时常出现起身影,据可靠消息,在他家补课由于座位有限,经常有人坐在马桶上做题……

郭苏(1996):预初带领大家复读英语的,班主任。我是带着极度崇敬的心情进南模的,可是这个老师让我失望。上课就是开火车做课本上的对话,回家作业就是那本练习册,还厚颜无耻的说过“大学里同学常问我为什么你的词汇量这么丰富?”传说他曾经是交大游泳池的救生员,传说他是靠后台进了南模的,传说他后来因为和家长打假被南模开除的,反正此人就是一混混,记得最后期末考试监考的时候还翻我们放在讲台上的书包,一个一个翻,然后结束之后来了解学生父母具体干什么的,可恶之极,开除是罪有应得,完了!

安梅(1996):预初人体与卫生老师。学生们总是对人体与卫生课印象深刻,而安梅老师的小番茄图章曾经吸引了我们的奋力争夺,小组竞赛形式上课,获胜小组获小番茄图章一枚为此我们曾经各显神通的亮出十八般武艺为小组争光,胖胖的安梅老师也在台下不亦乐乎,现在想想有点柯以敏的风范……

许根平(1996):预初体育老师,年级组长。接受过他的篮球初级教育,对男生很凶,对女生很好的色狼老师!

潘旭炜(1996):预初音乐老师。声音很好听的音乐老师,曾经表扬过我少先队队歌唱得好,现在是南模的领导,所以放在最后压阵。

记得上次去看老师,最大的感触就是:当学生时觉得高高在上的老师,如今看来都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柴米油盐,家长里短,那么平常,那样真实。中学的那段美好时光,就像一个青春的梦,而这些普普通通的老师们,就是伴我们圆梦的人。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