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今天本着对自己身体负责的态度,去医院看了看。校医院果然是意料之中地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在我的坚持下,终于把我转到了长海医院。排队,看病,付钱,验血,预约,拿药。一切都是按照熟悉的流程这么过来。虽然最后的结论仍然是“原因待查”,但是至少,会有一个说法。

说来奇怪,人这么复杂的一个生物,却偏偏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诊断。例如今天,我到底是不是正常就取决于下周三出来的验血报告上面四个数字,代表了身体里面四种酶的含量,很奇妙。

在去预约24小时监控的那玩意的时候,不小心迷路,误入急诊区。于是急诊区还是那样的混乱,印象中似乎每个医院都是如此。走廊上面也都是躺在床上的病人,环境比门诊部更为嘈杂。我始终觉得,看着病人其实是一种冒犯,大约谁也不想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被别人看见吧,尤其是陌生人。听到他们粗重的甚至有些困难的呼吸声,我便觉得害怕。尽管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人其实是天生平等的,死亡总是最后的归宿。不管生前何等光耀,也逃脱不了这个宿命。“殊途同归”大抵也就是这个意思吧。但是人生来也是不平等的。以前听别人说过,生命的意义在于广度而不是长度。生命就是一个过程,经历才是生命的奥义。看着这些人们,他们经历了多少,我不得而知,他们今后还将经历多少,我还是不得而知。

于是走好自己的路,看好路边的风景。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