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天堂隔壁—在德勤的日子

忍不住分享一篇文章,有点old,很久以前就看过。入职之后看看,发现感触更多。跟人家聊天的时候人家说现在ERS已经没有所谓的好项目和坏项目的分别,只有坏项目和不那么坏的项目……不知做了几个客户之后回头再看,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PS最近有点懒,就一直没有更新space,这个转载也当是凑数吧……
=============================================================

前年,去青海湖。当时的朋友说真羡慕你,能写那么多的文字,因为丰富。如今,半年没码字。德
勤这些年,活在围城里,被底稿淹没,黑白生活。极少联系朋友,时间被简单分割成出客户,加班,清Q,吃饭,睡觉。似乎一切可以完全不同,换了种生活的模
式,往日烟花般绚烂的生活,夏花一般凋零。

     

       四大是围城,苍白如斯,鲜艳如是。痛楚换来的成长伴随着大学生活的延续,同吃同睡同甘共苦的审计生涯,11楼永不熄灭的灯光……小龙虾火了又火,梧桐绿了又绿,樱花红了又红,我也要走了,离开audit,离开这座生活了近七年的城市。

       没写farewell letter
。知道的已经明了,其余的也没必要群发。交信前是有点犹豫的,不因别的,是太舍不得这座城市,这座毕业后一个人战斗的城市,三年前是送客,三年后是别客。
我想我是那么急切地想从audit抽身,以至于没有任何思考,没有任何选择地逃之夭夭,逃离如此热爱的城市。

      
只是,我知道,终究会走的,终究也会慢慢爱上如今的这座城,就像很多年前的讨厌渐渐被习惯所替代,就这么慢慢地融进这座城,融入这样的生活。执拗的我们终
究熬不过现实,所以他们说长大了,长大了,他们说每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要习惯等待,要习惯“装”,要习惯这,要习惯那……

     我固执地要些什么,虽然那些并不清晰明了。

     有时,一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穿越这座城各条暗涌的夜,穿越它的忧伤喜乐,穿越那些最好的时光。

     我和我已经分开很久了。

     日子也就这么缓缓地过去了……

  

      (一)   三人行

      最后一晚,家里没法睡。

      房间空了,灯灭了,地板在夕阳的映照下泛着斑斑的光影,暗暗地站在阳台上,楼下依然车来车往,闭了眼,仿佛以往一样数着台阶下楼,右转,下坡,路过烤鸭店,服装店,报亭,韩国餐馆,理发店,云中,水果摊,超市,碟屋,M,学校…

    
 舍友们都不在家。最最原先和F合租,对门是传说中的校草。这段合租被传得乱78糟,其实不就是男女异性合租,房子就在公司的后面而已。而这段合租也就证
明了人们想象力的丰富和深刻的关心以及水瓶和天蝎的确不和。显然,我们并不能低估这件事带来的后端小影响及其所显现的复杂的社会关系。

      
结论便是故事并不只有男女主角,观众总喜欢在并不明了前世今生前因后果的情境下YY。插曲便是真相总是慢慢地有层次揭开,各种当时无征兆的事件实际上都暗
流涌动,人们的记性也并非总是健忘。不禁想起大四某晚接到的电话和两年后某夜怪谈的关联,暗笑或非笑。有时候世界的确很小也很巧。都不是安分时代的安分巴
掌,无关其他。

      后来加进了J。J那个时候喜欢穿职业套装,扮得很‘颇’,这简直让人无法联想到现在无比HC的她。这也充分证明了auditor的双重性格以及这份工作所导致的爆发力。

    
 再后来,校草走了,搬来两个陌生女孩。两个女孩,一个深居简出,一个鲜艳浓烈。简出的女孩有个妹妹,开过后门给我看过翔哥,那是05年10月的事。妹妹
似乎也想考CPA,我说好,有前途,喜欢自虐的人都有前途。浓烈的女孩今年2月结婚了。呵呵,这个被J称做史上最臭的新娘。原因是某晚J回家,觉得房子里
有臭味,收拾了该收拾的,打扫了该打扫的,可还是臭味不断(不得不承认,J是我们几个里面最勤劳的一个,基本上我们都是在享受她的劳动成果)。J想来想去
觉得不对,终于被J发现,臭味居然来自浓烈的不知道洗没洗的一堆衣服……

       其实,相处得还算融洽。我们仨时常出差,家里的水电费什么的每次都是她们缴的,以至于离开后,我都不知道该去哪缴水电费,汗…每晚加班回来,看着七楼的灯光亮着便觉得很是踏实。家里有常驻人口总是好的,尽管是陌生人。

      
也是在F和J都不在的日子,我会和简出聊天(浓烈基本约会很晚)。有些话,反而在简出面前说得真实些,尽管我们对对方都知之甚少。简出应该比我大两岁,很
安静的一个人,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社交活动和任何所谓的大追求。有时,我会想简出这样的生活有意思吗?简出不会觉得孤单吗?后来,我开始知道大多的不快乐便
是由于我们奢求过多,但遗憾的是,我们却如同飞蛾扑火一样,继续着这种奢望。

      
浓烈有一阵迷上了做饭。每晚回来嗅着满屋的油烟味便知道她明天又要去拴住男人的胃了。浓烈每次为悦己者容前都要试衣给我看,我也很好脾气地评价。爱情对每
对沉浸其中的男女都是慷慨的,其间的男女也会是多么的楚楚动人。离开那座城的时候,把她俩的号码删了,有过些记忆也就够了。

       基本上 ,上海路的79号是属于我们仨的,F,J和我。每次有人出差回来,是必去楼下大吃一顿烤鸭的。生活是腐败的,把烤鸭店当食堂混,打车去蒸桑拿,一周去电影院看四场电影……

      
F和我是校友,F的成绩相当好,说话直,有时脾气也差,刚开始的时候挺不适应,后来也就好了。其实宁愿是和这样的人相处的。J的性格比较小孩子,当然后面
被证明很HC。在遇到J以前,我一直觉得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胆子比我小的人了,结果J的出现让我洋洋得意。至今还记得J被老鼠吓得花容失色的尖叫伴随着逃
窜的哒哒哒的皮鞋声。我和F一致觉得被吓呆的绝对是那只无辜的出来遛遛的老鼠。

       F和我都是相当懒的人。有点佩服F的是,可以一个人待很久很久。F喜欢看电视,不喜欢吃肉,特别是牛肉……这个和我有严重分歧……J吃得也相当少…….这个和我也有严重分歧……

       F很没有方向感,通常转了几圈就晕了;J比较fashion,基本上算跟得上时代的潮流。很多新的东西,消息都是J传达给我俩的,此外,在她们的影响下,我也加入了HC行列,居然给苏醒投了几十票。

      今年和F一起考ACCA,两个人死撑着上了10天课,晚上一起HC看快男和好男,不停地转台再转台。事实证明,这两个老年人在肆无忌惮地赏着帅哥以便正当地怀念着正在逝去的青春。

      和J每年都会捐些衣服给贫困地区。每每捐献前夜,便会大扫除。一次,我居然翻出了不知道啥时候买的一条实际上就是用粉红色蚊帐做的蛋糕裙……汗得我不得不佩服当年我的远见和对时尚的前瞻性……我对J说这个灾区的小孩可以在annual dinner上穿……

      可惜那次annual dinner J
没有参加,因为前夜OT时突然昏过去,磕断了两颗大门牙。据说J磕断门牙的客户很邪门,每年总有人会生病,就算没病到那也会突然生病。以至于阿布后来对那
个A2说,现在你挂水的这个床位我去年也在这挂的,言下之意就是,咳咳……后来,他们真的成了一对……

      这次门牙事件直接导致了J的父母严重反对J继续audit生涯,当然后续越来越恐怖的schedule,没完没了的忙季,越来越少的淡季也增强了J交信的决心。J甚至连后路都没有想好,就义无反顾地走了。

       三个人里,按常理性格F应该是最坚决的,结果却是J。而我却被证明是最谨慎的一个,直到对方收到签好的offer才交了信。一向以为最随性的自己遇事时却少有的理性。我的性格是不是改变了很多,又或者说又回到了初中。

      
2005年和J一起去的青海敦煌。一路向北。那年是心情最差的一年。多米诺效应总是无所不在。之前的无心被证明是不可原谅和不值得;之前的有心也被证明无
法原谅和不值得。那段时间刚还流行JAY的《一路向北》,一路上就这么翻来覆去的听,听到要吐。只是不知道当年J有没看出我的难过,从来不是个会掩饰的孩
子。

       那年以后,再没有远行,最多也只是北京。去年9月F和J一起去HK,我在青岛做IPO,难得一起游玩便错失了。如今,三人一人一地,这样的机会更少了。昨天发消息给F,说到挺想念在那座城的三人行,F说是啊,足已了。

       那是阳光懒懒的日子,F
和我一觉睡到中午,等J发来的短信说待会到烤鸭店吃饭(J从不睡懒觉,她说做审计做得周末也睡不了,总会醒)。吃完饭,我们晃到3路车总站,眼看着3路车
从眼前开走,然后开始等啊等啊等下一辆。我总是喜欢做在最后一排中间那个位置,呵呵,可以左拥右抱。排队买多克多,然后看场电影,逛逛街,吃完韩国料理,
打车去蒸桑拿……

       F,J,楼下的blue sky 我们到现在也没去呢,那些话都说了近3年了……

       那些遗失的美好……(未完待续)

(二) 故事的开头

       有句很经典的话:我猜中故事的开头却没料到结局。这句话的现实版本就是我既没猜中故事的开头也没猜中故事的结局。大部分情况是故事的发展总是莫名其妙,也许戏剧性本身就是故事的情节。

       基本上,大学的日子非常舒服,我认为我该玩的我想玩的都玩了,没什么遗憾。大四国庆回来听说老乡进了PWC的二面,而且MS很多人都想进被称为“四大”的四家会计师事务所。我那阵子报了海关,在考雅思,根本没听说过什么“四大”。

       后来的情况是,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四大”,虚荣心作怪,正巧德勤的宣讲会还没开(其他几家据说已经截止网申了),便投了。估计是受找工作浪潮的影响,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去经历一下这种过程,家里人也觉得应该去吃点苦。

       等待的日子的确是难耐的,尽管当时这并不是唯一的退路。人这辈子,等待占据了大部分时光。收到offer,其他的东西多于祝贺,我想我现在可以理解。

      
那年的培训是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一帮人在孔雀满地走的地方FB了几周。上课挺松的,
夹杂着很多游戏。基本上,有正当理由地被当成幼稚园小朋友是件蛮有趣的事。我们那个班后来在performance上得了第一名,奖品是曼联的杯子。那
天,我被罚的内容是非要说个目前班里喜欢的男生……我真想说,亲爱的,你们都是那么可人,我怎么舍得舍弃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也是那个时候,我才明白
原来越是大人越喜欢拿些事当乐趣,而我,天生是个无趣的家伙。

      

      
那些夜晚,我们一起等着下课,人全了再一起去食堂吃饭。22个人一起排排坐,有的时候会来些小酒,随性聊聊。MS
我总是吃得比较奢华。一顿饭,我们要吃很久,吃完了去宿舍换衣服,然后运动或者“杀人”。有些雨后的夜晚,我会赤着脚在湿漉漉的青草地上轻轻走路,或者坐
在黑天鹅的对面发呆。

      
有过一个夜晚,楼上的同事送鸡蛋给我吃。我在猫眼里偷偷看着他,把眼镜摘下来,捋捋了头发,然后轻轻敲敲了门。“谁?”我在门后小故意地轻轻问,有着点小
得意。这位送鸡蛋的好同志,便是每天白天撑着头上课打瞌睡的Y。Y是个向前看的乐观人,Y说我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自己经常会把别人逗乐,但自己却很
茫然。也就是达到了搞笑的最高境界。好吧,我承认我的确蛮搞的,呵呵。

      
也有过那么几天,思念大学的几天。那时候的我并不习惯告别,不习惯长久甚至无指望地分开。情绪上来的时候,便会一个人去游泳。国会泳池的水并不深,只是我
不知何时起易在水里抽筋,还偏偏喜欢去深水区。单脚跳着,水漫过鼻尖,只有在这个时候,所有的精神才会集中,忘记分开的孤单茫然。

      
上岸后,我便去学校的BBS写帖。培训结束后,漫长的idle开始了。每天,公司里都很多人,大家摊开CPA一起自习。那段时间特别想睡觉,经常看着看着
就到苏州去了,晚上却睡不着。两眼睛瞪着天花板,有点小动静就醒。习惯了四年的宿舍生活,一下子在外租房子,真的就是害怕,还有孤单。

      
Idle的时光里,大家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等待第一次出job。忐忑,向往,总之任何关于遥想的词都可以用上。以为穿着西装,拎着电脑,便是职
业人士了。心里都较着劲,一定要表现得好好的。觉得天下都是我们的了,要好好大干一场。好傻的我们,不久便意识到这种idle实际上是种幸福,而这种对生
活的热情会随着进入社会的深度而递减,只可惜我们意识到的迟了点。

        

      
毕业后的半年里,我其实很难适应。这几天去很久没去的BBS,很久的帖居然也被人重翻出来晒,那篇是《亲爱的,请让我抱抱你们,还有我自己》。我并不是老
要写些过去,我也不是怀念谁谁,我也不是现在不快乐,我只是在记下一些走过的路,我只是在纪念我自己,我只是没有以前快乐。这种快乐,无关地位,无关金
钱,无关复杂的关系,这种快乐,仅仅被称为快乐。(未完待续)

(三) 当时的月亮

       当时我们听着音乐,还好我忘了是谁唱 谁唱 当时桌上有一杯茶 还好我没将它喝完 喝完……

       04夏,很热,留下一座空城。

         

       和Y去植物园,那天Y穿了件白T-shirt,我穿了那件经典的绿针织衫。天有点阴,两个人绕着空荡荡的植物园骑单车,下坡的时候,我喜欢把双手高高地举过头顶,蛮有Titanic的感觉。

      
后来,还和Y去杭州听过王菲的演唱会。印象中,王菲笔直地站在绚烂的灯火中,一动不动地唱,唯有唱《天使》的时候,她光着脚在舞台上跳来跳去,像个孩子。
那天很激动,打电话给好多朋友一起分享。Y似乎也很激动,在中场的时候突然大喊“王菲王菲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呵呵,相当热情。

       喜欢王菲是因为KK。大学当DJ的时候,老是很自私地放王菲,去唱歌也是只会唱《催眠》。我想我是多么执拗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着点小陶醉。  

       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礼物给我认为重要的人们,包括自己,一件粉色旗袍。也许,每个女孩的心里总有旗袍情结,小时候会偷穿妈妈的高跟鞋,大点了会羡慕邻居姐姐的长裙。

      
国庆去了麦积山,天水和西安。西北的天特别蓝特别纯净。10月的甘肃早晚温差很大,麦积山在水蓝色映衬下发出金色的光。麦积山是简单的,安静的,沉睡在西
北,隐忍光芒。天水是西北的小江南,整个城市呈狭长型,被一条河平分为两半。左岸,右转,河的两边,黄土地,窑洞,红脸颊。西安显然是明珠了。同去的外公
说这便是历史,要记得更要爱。

      
第一个Job在上海,一家奢侈品贸易公司,跟着德勤两岸三地第一大美女。这个世界不缺美女,少的是独立有目标的美女。欣赏美女JJ的地方就在此。后来,美
女JJ去美国读MBA了,现在应该留在了美国,据说又成了俄州华人第一美女,一个传奇人物。那周住在华山路的一个酒店公寓,客厅里有个小小的厨房,唯一的
好。客户很冷淡。第一次出客户,很怕开口问客户问题,因为不知道该问什么,问得对不对。也没接触过凭证,更不知道怎么看系统,也没人教我。小心翼翼茫茫然
的一周,同时也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最后一天,加到10点才吃晚饭。

      
第一次大规模抽样,跟着F4中的一个。一个人在客户的小凭证间里关了几天。那时候还是相当有工作的热情,爬上爬下翻来翻去的,居然还哼着歌。F4说你怎么
开心,抽个样还唱歌。有天F4打断我的抽样,很深沉地说他的梦想是当演员,说自己最好的几年都给了德勤,要我要好好计划自己的人生,因为日子过得想象不到
地快。那年的annual dinner,F4放了很多的他出job的照片。后来,F4也去了美国读MBA,进了高胜。

    
 第一次过12点,在镇江。Senior白天被经理追杀上一个项目,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客户及其不配合,整个财务部分为两拨,事情踢来踢去。也是在那时
候,我彻底明白了审计就是一服务行业,得时刻保持微笑,无条件视客户为上帝,得哄着上帝。吃的是食堂,没菜,苍蝇飞来飞去。其间发生件好玩的
事,Senior夜里和经理讨论上家客户的时候把酒店的被子烧着了……当时我纳闷的是,一 这个赔偿费应该charge哪个客户,二
这个Senior什么时候做这个客户的事……后来,这个Senior走了,去了那个让他烧被子的客户那做CFO,据说三方都很满意。

     

      
第一次做底稿,在厦门。厦门的那段时光是在德勤少数几个享福的时光之一。当然,那时很简单,后来知道原来大家都有爽的时候,不过不只是不说而是相反着说而
已。这也是我觉得特没劲的地方之一。我们team一共4人,都是女孩子,就我一个A1。那时候电脑还没换,破得连U盘都不能用。我们就跟客户接了数据线,
整天传传去的。Senior是个特别温柔的上海女孩,从来没说过一句红脸的话,语速总是慢慢的,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碟。两个A2 JJ
居然也是脾气超好,超温柔的JJ。那半个月把我带得说话都慢了,直到现在笑声里还有她们的影子,非常非常慢地把嘴角抿开,再非常非常慢地笑……

      我和其中一个A2 JJ一个房间,记得她每天都要喝中药。晚上 JJ
要小加会班,我说要不要我帮忙啊,JJ会说小朋友就干小朋友的活,没事就看电视吧。睡前会和JJ聊天,JJ说小时候也害怕分别,渐渐地也就习惯分别是生活
的一部分了,都是这么长大的。后来,自己是senior了,我也学着JJ这般对小朋友,没到特别急从不拖着小朋友陪着加班。

    
 第一次做底稿,系统地用AS2总会笨手笨脚,好在她们3个人都很包容我,教我用AS2,教我每张底稿的思路,呵呵,还有偷懒的方法。客户也很好,问什么
都不会不耐烦,都不会看不起你。很多基本的流程,处理方法我就是在那个客户那学到的。客户用的是一套法国的系统,如果以一般的流程找凭证非常耗时间,但是
客户不但教会了我怎么用系统,而且还帮我把需要的数据直接导出来,这样,我们的工作效率非常高。当然,大家相处也很开心。

    
 每年冬天都要去厦门待一个月,这也是我每年的盼头。乘一元钱的摆渡到鼓浪屿,那个有着红房绿树金色海滩的钢琴岛。岛上很安静,没有车。环着小岛漫步,敲
敲小城堡的门,轻轻哼着小调,喝着椰子汁,吹着咸咸的海风,颇有悠然见南山的味道。或者花上三元钱去南普陀寺,从寺庙后面直接爬上南普陀山,古寺隐逸在万
山绿中,山里的风有种特别的清爽。又或者不用花钱去中国最美的大学之一厦门大学转转,凤凰花开的时候,整个校园淹没在火红的花海中,特别浪漫。厦门大学似
乎天生就是用来恋爱的,左边是山,右边是海,中间还有个湖。校舍也都是欧式风格,罗马歌剧院式的露天阶梯广场,茂盛粗壮的老榕树……穿过校区的大石板坡,
越过竖琴般的白色天桥,就是纯净的海滩。海滩边总有爱情。海滩的左边是古炮台,对面就是台湾的金门岛;右边是长长蜿蜒的白色大桥,夜晚的时候桥上亮了灯,
宛如银色缎带,伴随着漆黑的夜,散发着诡异的美。桥下散落着大块大块的岩石,大海睡着了,偶尔的浪花拍着岩石,好像大海发出轻鼾…..

      

    
 游玩回来,我们会去中国最高的必胜客。那个几十层高的必胜客,周围都是玻璃。可以边吃美食边纵观整个鼓浪屿,亮灯的钢琴岛好像待嫁的小乔,娇羞却夺目。
回去的一路也都有椰树海风做伴。住的酒店是日本人开的,一楼的日本料理和10楼的粤菜都十分正宗。尤其是各种做法的虾和白果芋泥,至今也没吃到比那个更美
味的了。

      厦门之行,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至今,我仍对美好的厦门念念不忘,挺让人魂牵梦绕的一个城市。

    
 可惜回来之后并不是那么乐观,也让我知道了人性的丑恶。也许因着之前的伏笔,我并没有在没有征得包括经理同意的前提下做当时并不明白的事,可笑的是原来
有些人比我们更加热衷八卦而且更加健忘和善于推卸;我也没有不肯加班,只是我没有聊天没有上网一点没休息地把事做完了,我只是不想没事耗在那陪着白天上网
晚上加班的A2,我只是胆子小想在10点前回家,我更是不知道原来私事也会干涉到工作;我也没有提无理的要求,我只是以为别人没有原因的拒绝没有我的理由
充分,我只是以为别人会和我一样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更何况也没什么事。这一切也许是因为我过多地喜欢王菲,总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对人对物,想得过于简单
了。四大远没有我们以为的单纯。如今,我是多么地同情这些人,因为我的利用价值远比你们以为的大得多,呵呵。

   

      
05年的一月,山东的一个标准的农村,标准的招待所。整栋破楼就我们四个人,说话都带回声。我和小白住一间,呵呵,也是个有名的大美人。房间里没有电话,
电视打不开,墙壁发霉脱皮,床褥是湿的,空调不制热,吃米饭要预约,更要命的是,水里都是沙子。我和小白每天都要用带来的大量的湿纸巾…….再以后再有谁
和我提到什么住宿条件差的问题,我都撇撇嘴。客户是制造什么工业用糖的,整个小村里都常年弥漫着这种难闻的气味,腻得要吐。山东的冬天大概是最难熬的,淮
河以北都有暖气,以南天又没那么冷。做底稿的时候都要戴手套,可以看见呵出来的气。客户的厕所是我见过的所有客户厕所最恶心最差的厕所,而且还不分男女。
这个客户也是我遇到过的色客户之一。最讨厌的是同去的两个男生居然不帮我和小白,两个刚入社会的小姑娘啊。除此之外,经理也是firm里有名的四大女魔头
之一。我们小A1的OT都被苛扣了,也不知senior有没帮我们争取。

    
 基本上,A1是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的,更不能顶嘴,实事求是地说。我在A1的时候就遇到过因为私事报复的A2,其实那算什么事呢,你喜欢的人喜欢我又关
我什么事;也遇到过特别假的A2,一起加班,问她OT结果她说经理还没批,特别巧我见到了她的OT单。其实,经理苛扣A1的OT是正常的,你大方告诉我好
了。我这人特别拧,你不喜欢我,我也决不会热着脸哪怕你级别比我高。有什么的,大家都是平等的,你现在的位置我在以后肯定能达到,甚至比你强,别用级别压
人,如果要用级别压人,我还怕你承受不起。不是说要以诚信为本,以德服人嘛,呵呵。

    
 跟的几个上海经理倒是有名的好经理。有次做小日本的项目,小日本相当地小气。洗手间贴着“五点后厕纸请自备”,我以为是说得玩玩的,结果五点后果然纸全
收起来了,包括没用完的。天,幸好我只做了一个日本客户。以后坚决不去日企。我们每晚到3点,周六加满一天,也是A1加班最惨的一个项目,而且不是
standby。Senior是local新来的,却不问经理要OT,同去的A2去HK前把这个重担交给了我。我在发了很多消息打了很多电话给那个
senior后,发了信给经理,经理二话没说就批了我一周28小时。后来,在office里看到这个经理都会在心底向她微笑,听说她做妈妈了,希望她和她
宝宝都好。还有次,我的钱包被偷了,里面的几百发票都被没了,我怕经理不相信,结果经理特别好地说你用其他票抵一下,然后还批了我180一天的差补。这些
小事,可能他们都不记得了,但我想对于一个刚毕业还对社会有点害怕的孩子来说,又是多么窝心。

      挺幸运的是,我遇到的senior很多都是有名的大好人,会耐心地教你很多东西,温和的,幽默的。绝大绝大部分team相处都特别好,特别地开心。

    
 有的时候不能不承认这就是命运,神奇却不可抗拒。如果前一个job不被release的话,如果senior没有忘记通知我的话,如果第二天我又没有迟
到的话,我想我肯定不会遇上老甘。我一直想问老甘为啥当时为啥挑我,因为不止我一个A1,何况其他人总比我熟。但如果这世上有如果的话,那么大概大部分的
故事都是夭折的。其实,我也一直刻意地回避这段记忆,因为在那里面我是多么地奇怪。2月1日,《这个杀手不太冷》,小甘,喷雾,出租车,飞机,3天600
多话费,上岛咖啡,外滩,凌晨五点,铁门。科技馆,无声电影,6F,卡片上的数字,tray,邮件,《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大雨,咽炎。还是王菲唱得好
“ 最好没有人明白我说什么,只有你听到我想什么,一脸沉默,我没说什么”。想说的是,现在我又开始用喷雾了,好像还是那时买的,8月过期。

      后来,被借去做SOX404,来回的车上看完了《浪漫满屋》,喜欢上了《三只熊》。

    
 再后来,A1最后一个job,在山东待了一个月,认识了大猪,M,以及老大。每天我们都在同一个饭店吃饭,吃遍了那个饭店里所有的菜,和服务员也基本只
用眼神交流。吃完中饭吃晚饭,每天夜里11点开始收工,早上8点在酒店楼下集中。我和M同住,M喜欢梳两个长长辫子,颇为纯情。M  JJ
的technique超好,
以后我很多不明白的都是请教她的。大猪很搞笑,老大很幽默,每天TEAM里都笑声不断。大猪的经典台词就是“你是猪……啊”,他特别喜欢把“猪”字拖得特
别长。期间,我们还诈出老大的GF就是公司的某某某,混得一顿保密大餐。在老大眼皮底下,我还写了N多篇帖,嘿嘿。我和大猪,还去审了一家公司,两个A1
就……我还很巧的发现这家公司去年居然是某人审的,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也去过厦门,真是孽缘。那年的4.30奶茶演唱会,我哭哭啼啼地吵着要回去看,结果被
老大拒了,大猪当然幸灾乐祸。我不知道大猪在别人面前是不是也是这么夸张,这么喜欢和人唱反调,像个没长大的小男孩。后来,老大升了经理,M和我一样离开
了德勤,大猪还在熬着,继续做那个超级长的IPO。去年正巧大猪也在厦门,敲他竹杠,居然只请我吃了面条……算了,都是革命同志,虽然面条便宜了点……

    
 A2升级培训,又在国会,直到收到阿菊的信,方明白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一年。离开的,回来的,回来的,离开的。这一年过得并不舒适,总在适应状态之中,
庆幸地是四大并没有完全和学校脱轨,时常我会觉得我是在写作业,然后给AIC检查,AIC再给经理检查,经理再给老板检查。但社会毕竟是社会,没有人再会
去教你该怎么做,更没有人会原谅你不懂规则,理性往往落败于感性,盔甲多于其他。

     

(四) 无脚鸟

      

      

      
A2的第一个job便是IPO,整个7月8月在埋在坑里。尽管要考CPA,但是根本没有办法请假,老板只一句“考试是你们自己的事,公司是雇你们干活的
”。结果那年的考试假在北京休养了半个月,每天在家睡得天昏地暗,考场也没得去。幸亏我去了北京,不然肯定被抓回去,连这半个月也不让休就直接进入忙季
了。

      
这年的国庆和J一起远行,上海—嘉峪关—敦煌—青海湖—西宁,一路向北。旅途的艰辛自不必多言,途中所见所闻亦难以名状,期间收获的却是
展心微笑。后来妈妈看到照片说很久没见我这么发自内心的笑容了。我不知别人遇到困惑或难过的时候会怎么调适,于我,便是不停地行走,远行,直至重获新生。

       从西北回来后,居然在公司idle了两天。我和J便中途逃出去划船,结果两人在船上分别接到电话,J明天要去云南,我则去安徽,忙季提前到来。

    
 还好,我还有厦门。Team里只有老大和我没换,加进了小鸡和老李。客户也换了FM,我们的待遇更加好起来。老李是东北男人,小鸡是上海男人,每天这两
个典型南北方男人都会上演“二人转”。那时候比较流行《一样的鸡》,每天早上,小鸡和老李便在我们房门口唱一遍“一样的鸡……鸡蛋……”;中午的时候我们
会叫车回酒店吃粤菜,小憩一会,其实酒店到客户也就走路10分钟不到;晚上客户会请我们吃海鲜。有次去了海边渔家的露天排档,金色的沙滩上立了很多支白色
的帐篷,面向大海,时不时有流浪歌手过来弹唱。几十个帐篷都满了当地人,如此难得的惬意竟只是他们的日常生活。还有次去九龙塘,是见过的最美的饭店。一条
幽暗的小巷子尽头,豁然开朗,全部都是落地玻璃,大堂的中心也是透明的旋转楼梯,包厢散落在主楼四周,也是透明的,连着沙滩近着海。映着月光,海声,宛若
《海的女儿》描述的海上宫殿。

      
周末加好班,客户带我们去环岛路骑车,四个人骑的那种大车……我和老大就懒懒地坐在前面享福,呵呵。环岛路特别长,左手边是青翠的椰子树,右手边就是沙滩
和大海,骑车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厦门非常干净,老李说待了2个礼拜皮鞋一点也不用擦;厦门也是非常适宜生活的城市,厦门人脾气都超好,少有其他地方的不满
意。客户之间的关系相当融洽,我们和客户也相当地好。每天办公室里都弥漫着笑声,小鸡每天的工作就是催客户填这个填那个,有天小林居然问我就这点可以
pass了吧,汗。

   

       厦门在印象中是那么完美,加上点小艳遇。不过,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完美,集体发烧,一飞回来还被女魔头折磨到凌晨4点。据说,女魔头喜欢在深蓝色的格子间里穿双大红色的拖鞋,走来走去……

       更残缺的还在后面。鹅山路,大雨,拙劣电视剧的桥段,夜咳,以及延续至今的咽炎。

      一月8次飞机。无脚鸟。Audit是魔鬼,把人性隐藏的暴躁,贪婪,自私在密集的高强度工作下暴露无疑,越发嚣张,靠着点筋疲力尽。

      
一个礼拜四个通宵,两个两个连轴转,的确让人无所适从。周一9点进会议室的门,周三9点才出来,晚上再进去,周五早上才出来,周6周7再选一天加班。老大
居然周三也没回去,周末都来,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下来的。天哪,我恨central
team。当老大红着眼睛从老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想公司又要逼走一个强人,一个好人了。只是一个semi-senior,近10家的合并,HK
IPO的总AIC啊!剩下的我们,也不寒而噤,明年此时便是我们。我是肯定抗不下这么大的摊子的。这种揠苗助长,不仅是对客户不负责,对staff也是很
大的压力而非动力。时间太紧,人员太少,很多东西只是follow,根本没有时间仔细想到底是为什么。

    
 每天早晨,我和X下楼买煎饼豆浆给大家吃,也是那时候开始迷上楼下的煎饼。那时是冬天,那座城的冬天特别冷。困意总在等煎饼时消失得彻头彻尾,然后在吃
完煎饼喝完豆浆的瞬间爬上眉梢。客户特别不尊重我们,故意给错资料,每次都要到凌晨12点才发给我们,然后关机了事。那阵子,我夜咳的特别厉害,常备大瓶
咳嗽糖浆,有次连续大声咳得喘不过气,缓过来的时候,同事都吓坏了,以为我咳出了血,不敢出声。不过,寒心的是,老板正好打电话过来,听到这边有人咳嗽,
居然说的第一句是不要传染给其他人,影响工作……无语。可是,那样我都没忍心请一小时病假,何况那段时间心情乱得不行,因为如果我倒下了,大伙加得将不止
是四个通宵。那段时间,CBJ因为连夜加班回不了家,家庭矛盾严重;bird每天加大了吃补品的次数;老大身体状况严重下降,开始感冒咳嗽;而X,则被喻
为史上最惨小朋友。只是在某个凌晨,我突然对大家说如果哪天我辞职了,我就开心了;只是在某个早晨,我们几个人不约而同把MSN名字都改成了“大家都上班
了,我们还没下班”。

      
接下来,第一次做FIC,带两个A1。经理骗我说semi马上会来的,你先联系客户,监督小朋友抽样。可是,我们等啊等,等得一点信心也没有了。我对
AIC说,我只是个A2,我做不来一个省所有分店的东西,就一个礼拜,两个小朋友还没怎么做过底稿,客户还是手工帐,往来冲得乱78糟,还要做
planning,三年一期IPO。AIC倒是好人,耐心教我同时也坚定地告诉我没人会来了,这场仗只能自己打。好在,客户还好,我发现我和客户关系还都
不错,中年大妈似乎都特别喜欢我。我记得放小朋友回去后,我和阿姨(我的嘴巴想甜的时候相当地甜,呵呵)去附近的咖啡馆讨论问题,因为9点后,写字楼就熄
灯了。和客户关系好的另外一个好处便是可以吃得好,但有时也会腻味,吃到以后再也不想吃。这个项目,后来受到AIC和经理的表扬,给了EE,当然小朋友也
很能干。我想人大多都是将心比心的。

    
 Audit的漫漫长季恰巧在严寒的冬季,如果被发配到东北……零下二十多度……但越是远离上海的地方客户态度越好,东北客户相当热情,每天好吃好喝自然
不用多提,主动提出陪我们加班,汗。不过那些东北人真是很可爱,每到中午都变出一张床,打个小盹。老师老师地喊。撑不住的时候便会小孩子似的求饶“老师,
放我们回去吧,咋整啊,整不出来啊…“,呵呵,可爱吧。客户是一个屠宰场,每天中午就听到杀猪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客户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参观,他说先
把猪给电晕咯……汗……东北的冬天相当地冷啊,一出门都是雪,去吃个饭回来身上都是一层雪花。那样的冬夜,我们相互鼓励着坚持,Audit是场艰苦的战
斗……

        

    
 印证了我先前的话,在上海做房地产,客户FC是原来四大的,对我们爱理不理,要什么都说这个是你们审计做的,气得我差点和他发火。伺候底稿就够累了,还
得伺客户,你爷爷的。第一天中午也不说我们怎么吃饭,害得我们傻等到1点,只好去吃拉面。期间,我还无比悲惨地被偷了钱包,Y则被偷了手机……

       我比Y幸运的是,不仅收到了钱包还收到礼物,呵呵。那个月比较地戏剧,先是被CFS借去做DD,然后又在29F突然遇到某人,更幸福地是去了美丽的婺源,开始了幸福的新生活^_^……

  (五) 笔直地面对自己

 
   蔓延着油菜花的婺源带来的好运气持续到了杭州。这次去的时机正巧荷花盛放,客户很简单,顺利地享受上个项目的补偿。就住在西湖边,每天朝九晚五,吃
遍杭州美食。品完美食,租辆单车,和同事绕着烟雾缭绕的西湖骑啊骑……满城夏荷,清淡香气,熏染着甜甜的心情。最喜欢在苏堤上用力冲向一个坡子再完全放松
地冲下去,柳树撩人,荷香沁人,雷峰塔灯光氤氲,西湖天地又是那么别致优雅。杭州真是个及其浪漫的城市,很喜欢。

    
 喜欢吃小龙虾,结果又梦想成真在小龙虾当季的时候去了盱眙。客户的态度相当地好,但帐实在是烂的很,办公环境也差,每天都在超噪音的环境下工作,讲话都
用吼,电话无法听得清。升semi了(还是习惯原来的叫法),都是FIC或者AIC,好处便是可以按照自己的
方式做事,可以争取一些权利。争取了每人一间房间,当地最好的酒店,一日三餐跟客户混,吃遍盱眙龙虾。恩,真好吃^_^……不过第二天我就发现我错咯,小
朋友和我说夜里有人撞门,我没当回事,结果当晚轮到了我,把我吓得要死,夜里打电话给A2,丢死人咯。和客户关系也挺好的,客户无怨无悔地陪着我们加班,
最后一天结束时,客户非常可爱地挤上车说要送我们回去,天呢,整个财务部都溜空了,只留下财务经理。结果那辆限坐6人小面的硬是挤了11个人,不连司
机……

  

      
按理说,又该考CPA咯,可是大家都在忙着一个接一个的IPO,请假没法请,长长的job占满了整个夏季。原来,德勤是再没有淡季和忙季了。下个IPO一
直排到9月3日,和经理discuss,没办法,公司只认sick
leave。满腹委屈地去了,还是FIC,某集团下最大的饲料厂,三年一期IPO,就我和一个A2,一个A1。

      
大家都是刚升级,我也从没带过这么长时间这么大摊子从头跟到尾的IPO。每天光看总部发过来的信都要几个小时,一会这样做一会那样做,一会这个要做一会那
个也要做,天哪,他们知不知道下面的情况,知不知道就这么几个人这么一点时间!每天还得培训刚进公司的A1,刚升的A2,研究自己从没做过的科目,处理难
解的问题,回复总部的邮件,汇报每天进度,制定项目计划,培养客户关系,调节team气氛……刚去的第一天就叫我交出1410,天啊,我们还没安顿下来,
财务部的人我都没认全,还得去其他部门,真的会昏过去。每天我们工作节奏非常快,非常紧张,客户都被我们带得说话走路加快了速度,完全配合我们。

      
对付客户就像对待自己的儿子,要有足够的耐心,得哄着供着,搞定客户会省很多麻烦。照例,争取了一人一间房间,吃好喝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的东西就得
去争取。客户离酒店比较远,那地方也偏僻没车打,我也不坚持一定要在客户那加班。尽量白天把所需的资料全部拿全,晚上各自安排,只要指定的时间把东西交给
我review就可以了。白天的效率保证了,不打夜班战。自己做staff的时候恨透了standby,现在有能力决定了真好。尽量不拖着客户加班,因为
最后客户是肯定得陪着加班的,如果一开始就这样,最后客户一定会被我们烦死,有抵触情绪。适当地安排些奖励,提早和team的人说如果这个礼拜按时完成任
务周末便抽一天去看海。这招的显著结果便是,本周的计划顺利完成,在良好的客户关系下,由客户陪同一起去了青岛市区,顺便找人买单,呵呵。客户经理还带上
了他的宝贝儿子,小家伙非常讨喜,大伙其乐融融。

      

      
青岛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城市,非常漂亮。上次来的时候是毕业旅行,一晃过去了两年。当年是看了《恋之风景》,便寻梦一样要来找那座画满了白色梨花的墙。早
晨热闹的栈桥,娇艳的灿灿阳光,青苔岩石,浅绿浅蓝混杂的海水;中午金色的八大关,异国风情的别墅群,火红的五四广场,长长的海岸线;傍晚衬着霞光的雕塑
公园,宁静深邃的大海,湿漉漉沙滩,踩着浪花散步的情侣……青岛的早中晚折射出五彩缤纷却又殊途同归的人生,美得让人不舍。最喜欢雕塑公园那片安静的海,
浅浅的浪花,一层层小心翼翼地绕上脚腕,舔着恋着撒娇而返。坐在礁石上,对着如火的晚霞,看着眼前的这片海被映照出嫣紫,浅红,蛋黄,淡绿,湖蓝,深
蓝……蔓延的淡咸味,眼里心里便只有这片海。

    
 时值青岛国际帆船节和啤酒节,于是青岛又换化热情四射的青年,四处洋溢着笑声。海鲜啤酒,这座城市的快乐如此简单。没什么人骑车,坡子多,背山临海,青
岛也是风水学的宝地。从花石楼窄小的窗口望出去,海滩上星星白点,都是远来拍婚纱照的情侣,很是浪漫。较之厦门的纯净,青岛相当现代。

    
 晚上回程的时候去机场接了向总部争取来的A1,呵呵,号称复旦某院第一帅哥。小伙子干活倒也麻利,人也好相处。接下来的礼拜,最为忙碌,不得不在客户那
每晚加班,一切准备迎接周末经理“驾临”。每晚,在那回去的黑夜里,我都觉得挺有成就感的,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想说的是,席老师真的是非常好。后来,我
们team的人都说自此没哪个项目拿的OT可以和这个相比,小朋友也是一样多;而且和客户关系,做的开心程度都没法和这个IPO比,所以说主要不是项目主
要是是否跟对了好经理,呵呵。再后来,我们的performance都是EE,在整个IPO集团也收到了表扬。没和人说过什么,但借此还是“很恶心”地谢
谢我们team的每一个同事,谢谢客户,更加要谢谢席老师,让我自信也成长了许多。

    
 花如此多的笔墨写,真的是做得很开心很有成就感的一个项目。记得何经理爽朗的笑声,他儿子淘气的表情;记得司机师傅每日的新闻报道;记得会计做不出来急
得红扑扑的脸;记得有个傍晚,一阵秋风扫过,王部长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我们这的秋天”,呵呵。都是淳朴的好人啊。最后一个夜晚,我请大家吃烤肉,一帮人
在漆黑的深夜大声喧哗,霹雳啪啦的火苗,八百年没吃过的路边摊……有点遗憾地是CPA又没法考了,还有个遗憾是因为总部在我们走前一天突然改变样本量,害
得我们大家一起补样补到晚上十点也没吃饭,原本打算下午去葡萄山摘玫瑰葡萄的,突然泡汤了;不过更加遗憾的是,本来准备请假和A2去大连泰山烟台威海蓬莱
巡游的,结果A2终于病倒了~~,两个人去旅游团转了几圈只好打道回府了……

      
青岛回来参加了一些项目,意义并不深刻。却见识到一个项目是怎么被腐败的,原来真正的爽项目是这样,事务所也是小社会,都挺假的,不稀罕也看不起。也许在
某些人眼里我是挺清高的,不容易接近。可这就是我,不会改变也不想改变,这样,虽然会失去些东西,但我很快乐。不过,熟悉我的人都知道,私下里本人还是相
当地和蔼可亲,相当幽默的,和我在一起很轻松很开心,呵呵,吹个小小的牛吧^_^……

       还要提个日本客户,也是极品,难搞。客户老板态度相当恶劣,老说本来盈利的结果一出审计费就亏损了。开会的时候,也这么当着经理的面开骂,还要我们写黑板。相当色,当面揩油,那些女员工也不反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最后一个job也是辞职的导火线。相当有“名”经理的客户,就给我一个A1,一个礼拜3家公司两个城市,无语。后来,我争取来一个A1,不然更惨。每天
晚上我们都加班到夜里两三点,耗进去整整两个周末。我一般不喜欢晚上一起加班,但这次真的没办法。我记得我们三个人一起窝在那个小城市的小旅馆里,没有大
桌子就把电视机搬下去,排排坐,外面大雨,饿得胃痛。那个礼拜正好降温,南方的冬天也是漫长湿冷,衣服也没带够,旧病复发。刷牙的时候满嘴都是血,咳嗽居
然咳出血。周五在客户那加班,眼前突然一黑,好在抓住了桌脚。同事说快回去吧,脸色好吓人,铁灰铁灰的。这个忙季相当辛苦,一个接一个项目,都OT到12
点以后,都是带队的,没有周末。连续作战已耗尽体力,经理每天十几封邮件的轰炸,连塞车也要和我发短信的追踪,扫射得我无力承受。就这种情况,OT也要苛
扣,一张底稿N个Q,作得要死。看看schedule,心灰意冷,哪里还有淡季,而且一直都是这个经理的客户,还有个长达无数月的后来逼走N个
senior的史上最烂IPO。

     陆续收到N封farewell letter,只想引用每次培训都分到一个table的同事的话“一直是身边的同甘共苦的朋友赋予我留下来的意义。直到这一天,当我发现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之后,我觉得是给一个结果的时候了。”

(六)拎着42的恶魔

还是想引用那位已经离职同桌的一首打油诗:

“  我留在德勤的一个很大的目的,就是想告诉刚进来和即将进来的小朋友:

   在很久很久以前,

审计是没这么多规矩的,

是没这么浪费时间的;

     抽样的系数是用0.3的;

销售的抽样是只有一个方向的;

传真件的函证是可以算数的;

alternative是不要做movement的;

抽样和函证是不要用CMA的;

1500是不要往4300里一个一个贴的;

OE test是打打tick的;

  0.03元的差异是不需要专门生成Threshhold来pass的;

  做审计是要动脑子的;

  经理是不划OT的;

  公司里的面孔即便不熟总归是看过的;

  每年是不需要招这么多人再delay那么多人的;

  26楼是没有四大魔女的

  战略性巨亏客户是没有这么多的

  在公司里使用MSN是不需要收费的

  陈刚,张奕,曾浩,冯美芬,大卫都还在德勤的

  白痴是不能去technical培训大家的

  我绝对不是某某某项目里level最高的

       某某是不会每个月都盘算着辞职了能干什么的”

                              

      
呵呵,写得多么地好。我们这个级别已经走了三分之二,仅仅两年半的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流动性这么高,我更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当初的选择现在会让大家都这么
没有信心……只要每天在加班到12点前,我都觉得可以忍受的,可是为什么再没有淡季,为什么要加通宵,为什么周围的人渐渐陌生,为什么熟悉的人一个个都选
择离开……

           

    
 天水,西安,清远,嘉峪关,西宁,敦煌,婺源,北京,杭州,海口,三亚,这些这3年背包憩息的地方;上海,常州,镇江,厦门,金华,沈阳附近某城,山东
某村,无锡,北京,济宁,曲阜,芜湖,成都,苏州,杭州,青岛,常熟,扬州,慈溪,宁波, 这些拎着42混过的城市,拎着42的恶魔,呵呵。

    
 无数的暗夜,我们拎着42拖着底稿,辗转于各个城市的机场,车站,穿梭于那些城市密布的街道。最熟悉的莫过于每个城市火车站的出租车等候点,每次都匆匆
而过,甚至连一座城市的日落也无法欣赏,看得最多的便是黑夜。一帮人同甘共苦,一起开心,一起FB,一起熬夜,一起郁闷,再一起离开……

  

    
 其实,对audit并没有深恶痛绝,如果有周末如果平时只加到10点是多么美好,要是大家都不走多好,可我知道我又在YY了。这三年学到其实很多,也挺
有成就感的,同事关系处得开心,而且又是及迷恋那座生活了七年的城,交信时犹豫不决,不过当我收到上文提到那个经理的“夺命连环CALL”时,立马交了
信,而且直接把MSN名字改成交了信,我一向喜欢直接。

     

(七)那座城

     交了信,也意味着必须离开那座城,那座我生活了近七年的城。

      

 
   那座城有着厚重的历史,历代名都,处变不惊。朗朗明月下的古城墙,妖娆脂粉气的秦淮河,绿荫环绕下的中山陵。春天可以去紫金山紫霞湖踏青,在明故宫
放风筝;夏天可以去东郊避暑,去杉林吸氧;秋天可以去栖霞山看枫叶,在玄武湖划船;冬天则可去梅花山赏梅,去渡口钓雪。

 
   那座城有着最美的梧桐。初春,看着它们渐渐地冒出新芽,看着整棵树渐渐苏醒,欣喜着整个冬日的期盼就快实现了,忙季就快过去了,如获新生;盛夏,藏
在茂盛的绿叶中乘凉,马路被梧桐庇护起来,知了的叫声夹杂着冰淇淋的甜味;深秋,梧桐开始落叶飘絮,满城尽带黄红色,十分浪漫;寒冬,叶子落光,高大的梧
桐像把把刀叉护送着我们再次出征。

    
 那座城有着最雅的书店,先锋书店,五台山的地下车库,延伸数百米的褐色书橱,红色的沙发,舒缓的音乐,免费电影;那座城有着最美味的小吃,酸菜鱼,小龙
虾,梅花糕,糖芋苗,多克多,还可以尝试传说中的旺鸡蛋;那座城有着很多著名的学府,南大东大南师大……;那座城有着“东升”“磊磊和NANA”“零距离
”,有着一天到晚放着音乐的公车;那座城有着夜色中霓虹闪烁的1912,有着划算到一周可以去四次的电影院,有着最美的临湖火车站;更重要的是,那座城有
着包容幽默可爱的人们……

     那座城,不用多说,便是南京。
      离开南京的时候,正值樱花开放。透过后座的玻璃窗,看着樱花越飘越远,那座鉴证了爱和成长的城市越离越远,我知道我走了,离开的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青涩懵懂纯真快乐的时光。

      有的时候我会很怀念南京,甚至怀念以前的审计生涯。也许没经历过审计的人并不会明白,不在四大待过的人更不会了解这种复杂的感情。

      那个时候,大家都刚毕业,都年轻,都纯,一切便简单了。

  • Victoria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离你们很远很远……
    加油呀加油,你们会有好报的….

  • Dreamsafari

    哈哈,R=0.3这个太爽了……
    反正据说现在ERS已经俨然是德勤最穷困的部门了T.T

  • 现在苦不到这个程度,也没听到谁苦到这个程度
    不过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真实度很高。。。

  • 微凉

    so长 每次想看 每次看到后来就没耐心了。。 = =

  • a b

    虽然不只是第三次看,可还是没看懂。。。迟钝,,,谁看懂了翻译一下

  • Zhuang Jolyn Y

    四大果然是围城

  • Dreamsafari

    to momo:我只是小期待下今后的生活……

  • Ivy

    写的真好,却很感伤……

  • 敏敏 戴

    诶…………………………………………….

  • Momo Qi

    你转载的用意何在?? 

  • 现在苦不到这个程度,也没听到谁苦到这个程度
    不过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真实度很高。。。

  • Ivy

    写的真好,却很感伤……

  • 现在苦不到这个程度,也没听到谁苦到这个程度
    不过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真实度很高。。。

  • Ivy

    写的真好,却很感伤……

  • 现在苦不到这个程度,也没听到谁苦到这个程度
    不过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真实度很高。。。

  • Ivy

    写的真好,却很感伤……

  • 现在苦不到这个程度,也没听到谁苦到这个程度
    不过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真实度很高。。。

  • Ivy

    写的真好,却很感伤……

  • 现在苦不到这个程度,也没听到谁苦到这个程度
    不过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真实度很高。。。

  • Ivy

    写的真好,却很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