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都是在流浪;两个人,才能到哪都是家

上网的时候被lyhij搭讪,才知道这家伙居然偷偷摸摸已经从北欧溜回来了。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看到他的blog,上面有一句话很土,但是很感人,就是标题那句话:心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都是在流浪;两个人,才能到哪都是家。

关于家,我自己曾经有一个论述,和那句话大相径庭:背包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现在想想,不禁感慨:当时年少啊。所谓年少轻狂,说的大概就是这样么?总以为小小的世界可以实现自己大大的梦想,豪情万丈的背起行囊就可以出发。天大地大,四海为家,好男儿志在四方。渐渐的,踏入社会的激情褪去,过日子的觉悟占了上风。路遥遥,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前几天看花木兰,里面同样有一段很土的话。儿子问单于,为什么我们要去抢汉人?单于说因为我们没有铁。为什么我们要铁呢?有了铁好抢劫。殊途同归,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但是还是一直重蹈着这个可笑的覆辙。

下午的时候还顺便视频了一下lyhij,多年未见居然还是老样子,没胖没瘦,不说和大学,和高中的时候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还是傻傻的笑,标志性的动作,好多事情,原来真的可以不随时间改变的。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突然就想到三毛笔下的这个歌谣。想到了初中的我捧着三毛,体会那种似懂非懂的情绪;也想到了大四毕业晚会上我们的舞台剧。淡淡的小情绪又不合时宜的浮上来。小v跟我说,不要做怨男,那么就此打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