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讲几件事情

今天上来主要是想说几件事情,发觉休假了人是会变懒的,连blog也懒得搭理了。

首先就是上周身体染恙,小毛小病的搞得大家都很紧张甚至惊动了公司领导,实在是非我所愿,让我诚惶诚恐。不过十分十分的感谢大家的关心,让我还是非常的感动啊。

至于到底是普通的流感还是传说中的H1N1,现在看来要变成千古疑案了,因为我就这么好了,没有转变成为重症病例,那么珍贵的喉试的名额就轮不到我了。反正据医生当时跟我说,现在90%的流感都是甲流,言下之意就是让我别得瑟,甲流没啥稀奇的。到了医院一看果然没啥稀奇的,急诊输液室早就满了,基本上都是感冒发烧咳嗽的。像我39度多也不算太高,打一针退烧药开一点清热解毒的中药就放我回去了。回去就回去吧,看来我还没资格给党和人民添麻烦。

了解我一点的人都知道我其实还是一个满纠结的人,至少在和我有关的事情上面。当然底稿不属于和我有关的事情。反正我就是很好奇到底我是啥类型的流感。后来安永北京一姐们儿直接让我死了这条心,她说北京只有那么几个三甲医院可以做喉试,每周限制40个名额,要不是她转重症了她还不知道这个名额多金贵。工作时候我们常常说,要抓关键的控制点。什么叫做关键的控制点呢?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只要我控制了做喉试的人数,我就能控制甲流确诊病例的人数,我就能控制上报的数字。听起来很耳熟吧,ICFR的思路啊……这就是为啥我说萨班斯法案就是BS……只是我在想,我那姐们儿吃了很久的中药没见效,最后确诊之后一粒达菲就让她退烧了,那么为什么一开始不能直接做测试用达菲呢?她年富力强的尚留下了肺炎需要慢慢治疗,那么其他人呢?年老体弱的怎么办?

刚才这个故事让我们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统计数据(和财务报告)都是不可靠的。于是又想到最近流传很广的87.53的笑话。说的是国家统计局称,在他们随机调查的100位网友中,有87.53%的网友支持封杀BTchina。当然这是个假消息,我也可以说现在87.53%的流感是H1N1,和医生给出了90%其实相差也不大。既然确认了是个假消息那么干嘛还要拿出来说事儿呢?是因为休假在家无所事事的我自然只能通过上网来排遣心中心中的寂寞。于是看到两个关于上帝和发改委的笑话。一个是上帝要备车去发改委开会,一个是上帝自称发改委主任。笑话的笑点就在于,发改委说投入的资金不会带来通货膨胀。其实这个,发改委投入的资金还真不见得带来通胀。第一,统计数据的真实性。这个不谈了,讲太多不好。第二就是通胀率的数据来源,统计局公布CPI和PPI两个数字,但是,资产价格并没有反映出来。刺激经济的计划出台之后,房价应声而张,央企成为新地王。也就是最近吧,我在媒体上面看到中粮地产的广告,以前一直不知道中粮还搞地产啊,仲量联行和中粮应该没关系吧……

联想到比CPI涨幅还低的工资涨幅,买房得等到哪一年去啊。上次看任志强的一个访谈,这厮说毕业生不应该买房,美国人30岁以下有房的才XXXX。丫的我要是30能买房40能还清贷款然后开始能为自己而不是银行挣点钱,我也就不拿这个说事儿了。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