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结

开着虾米随便听歌,突然就听到这首歌,觉得还真是各种应景。平安夜突袭回上海,没有组织活动也没有报名活动,只好一个人默默宅在家,大概没有比这个更凄惨的事情了吧。

因为昨天结束在客户那边的工作,临时决定在平安夜飞回上海。河南下雪,早晨起床看到窗外,一阵兴奋,也算是一个White Christmas吧。只是下雪之后的道路就有点杯具,各种湿滑。很多时候,汽车都是以40km/h的龟速慢慢爬行,沿途看到车祸无数。这个时候心里默默的后悔。早知如此,也许应该再多呆一阵吧。

司机师傅的车技其实并不用担心,上次来的时候我就有领教过,开着一辆面包车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以不下80km/h的速度在盘山公路上飙车,翻过5个山头送我们回总部。另外据未经证实的传说,之前每个周末他还去山上练车。不知道为什么我眼前就浮现出头文字D的画面……

说起这个项目,理论上我是in charge,但是实际上呢,A同学和K同学和我一起肩负了AIC的责任。尽管如此,这个项目到头来还是暴露了我rough外表下那颗纠结的心……原来出Q的时候,真的是不知不觉的,就那么多了……我和竹子说起这件事情,她直接评论为“禽兽”。然后我心中默默念三字经: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上个周末,大半夜的在MSN上遇到Jessica同学,我说我在review底稿,大大的吓了她一跳。动物性情大变莫非是地震前兆?然后就如何做AIC之类的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有一句话我觉得挺对的,Jessica问我说,你知道作为in charge你的责任是什么吗?向老板负责。也许重新分配任务对其他的人不公平,但是眼前最重要的是把活干完。和审计部的AIC蔡蔡同学聊天,她也表达了相同的意思,一个人的活干不完大家一起帮忙干,让干不完的人承受内心的煎熬良心的谴责。其实我默默的想,如果真的有内心的煎熬和良心的谴责,估计底稿也就真的做出来了吧。大概我毕竟还是一个纠缠于公义的人,觉得一样这点工资,没加班费的,凭什么要求别人做你做的事情呢?对于free rider我一直是深恶痛绝的。不过好在通过我的威逼利诱英明领导下,还算基本上按时完成了。只是连累了A同学和K同学也跟着我做得非常辛苦,心里还是过意不去。这世界上,果然是不能做好人啊……本来我心里默默觉得应该会挺福利的一个项目,居然会被做得这么苦,叹气。

其实在site上的时候,我常常想起我第一次做项目,亲buddy同学带着我访谈,写narrative,写walkthrough。于是当时我就在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长大以后我也要成为这样的senior。只可惜,现在的项目已经没有那么奢侈的人员配置了,一切就为了“完成任务”这四个字。虽然看着小朋友的底稿觉得怒从胆边生,但是仔细想想,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就好像蘑菇一样,自生自灭自己发展……

这个项目,和审计部的同事一起,也直接被叫做【Audit Team的人】。雅典娜,林肯,11都是之前认识的朋友,新认识了蔡蔡,子杰,小羽和他爸再加上那个名字一时想不起来因病医治无效提前回上海的东北姑娘。基本上每天中午都可以打一场篮球,周末跟着审计部的同事加班吃饭玩(其实我不是故意抛弃我们部门的同事们的可是我这不是不忍心双休日再拖你们去客户那里加班么),觉得虽然累了一点但是还是非常开心的。今天回上海的决定的确有点突然,可是有机会总会再见的不是吗,尤其是我做完做梦还梦见要去做红星了。。。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