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在路上,我们在现场——另外借题发挥扯一些关于“坚持”和“无用”的有的和没的

首先说明一下,点进来是想看recap看照片看视频的同学可能要失望了。请单击右上角/左上角的小叉退出或者按←返回上一页……

虽然我一直私下里以我不高的音乐水平觉得,演出的名字叫做“民谣在路上”,但是其实从风格来说,与平时我们说的“民谣”并不完全一致,不过这个并妨碍我对这个演出品牌的热爱。今次出门看演出之前有人问我,你觉得看这些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义吗?我仔细想了想,果然没有。可是,并不是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有一个意义,不是么?

就好比我写这个博客,每个月要付钱给服务器的提供商,每年还要付钱给这个域名的提供商,长年累月下来也算是个数字吧,这个有什么意义吗?一般人看起来或许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个不着四六的人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胡话。甚至于我自己来说,我也深知自己随手涂的这些玩意儿和文学没有五毛钱的关系。作为一个处于文艺青年晚期和文艺壮年早期,勉强还能欣赏绝对无力创作的胖子,想想初中高中时那种青春期特有的浪漫理想主义,实在是羞愧。

直到我遇到“民谣在路上”。

这是一群独立的音乐人,写着自己的歌。他们的制作肯定比不上大厂,他们演出也相当简陋,几个人,几把乐器,不换衣服,没有舞美(如果舞台灯光不算的话)。但是他们的音乐他们的歌词却能直接到达观众的心里,撩拨着心弦弹奏出最动听的音乐。这是一群坚持自己理想的人,歌词里的调侃(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仅限于live才有)诉说着他们自己的看法,歌词里面的无奈或坚持,其实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活在这个社会上的无奈和坚持。

我曾经说,我不喜欢川子,因为他太现实,因为他的唱片里面没有他live时候的那种态度,而更多在意的是对自己声音的修饰。我不喜欢他唱片里面那种花哨的发声的技巧,宁可听到他在live里面那种歇斯底里,那种粗放的歌词(注意素质)表达出来的那种情感。现在想来,是我对他的要求太高。在重重审核和限制的环境下,能有这样的歌已是不易,能有这样的live更是一大幸事。歌手也是人也要吃饭,比起我们,他们的坚持多太多,为什么还要苛求呢?

这些歌手正在坚持的,是我已经放弃的。我没有别的可给,唯有我的支持。因此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只要你们唱歌,我就会在台下为你们摇摆,为你们鼓掌。请允许我很自私的说一句,那些我已经放弃的,请你们替我继续坚持下去。

曾经的文艺青年,抛开那些光荣与梦想之后,现在从事的确实和钱打交道的行业,简直就像是笑话一般。随着年纪增长,家人朋友有时候聊天总会有意无意的问,你现在一个月挣多少钱呀?其实我挺反感这类问题的,一般也就敷衍几句:没多少钱(却也是实话)。这个让我觉得似乎我这个人就是被我赚了多少钱来衡量来评估。如果说我的价值真的能够用一个数字来量化的话,我宁可说,我这个月读了多少书写了多少字,去了多少地方听了听了多少音乐看了多少演出。

肯定有人会说,说这些有用吗?你又不是作家,写文章不挣钱还得花钱交网费电费服务器费域名费还要摊上电脑的折旧费。读书旅游听音乐看演出,哪个不得花钱?你说你开拓眼界增长见识陶冶情操……有意义吗?

上周某天晚饭和朋友聊天,朋友以过来人的身份推心置腹苦口婆心地跟我说,你现在那些坚持,你有没有想过到最后你很可能还是不得不放弃。生活很残酷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生活的本质,你那些坚持那些期待,最终都敌不过生活的现实。如果到最后你还是不得不放弃的话,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就现实一点呢?

我默然,知道朋友说的字字在理。只是我不认同把生命的终点看作是生命的成果,我更看重的是生命的过程。好比川子在《今生缘》里面唱的:“我们今生注定是沧桑,哭着来要笑着走过呀”,笑着走过才是我目标。就算我功成名就生后人们说我如何牛逼,这又如何?每天被琐事包围只为出人头地好像一台机器,临走前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工作而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这又有如何?退一步说,就算我今后真的为生活所迫不得不继续放弃我的坚持,把生活具体到工作和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我背着那些坚持同生活战斗仿若唐吉可德的记忆,也足够回味。

昨日惊闻朱维铮先生过世,看到人民网上面有一篇文章悼念朱老先生,里面说到一件事情:

有人曾说他爱出风头,也有人说他执拗、不合时宜。他在课堂或公开场合说过的尖锐话,让学生们在他身后还担心媒体写得多了会“伤人”。做科研要填表申请经费,需要说明研究项目有什么作用,他会写下“没用”。 朱维铮曾告诉记者,一生钻研“没用”的历史,“最大的改变是,使得无论我看过去还是看现在,看中国或是看外国,或者说看人生,我都把它当作历史过程当中的某一个环节来看待。”

读完伤心之余,觉得朱老先生作为“复旦学术的一面大旗”,实在是为“自由而无用”作了最深刻的注解。我在历史方面没有什么涉猎,对于朱老先生学术成就自有他人评论。可即便是作为一个门外汉,我总觉得,正是这种“没用”的东西,却是需要那些“有用”的东西来守护的东西。如果说是复旦教会了我那些“没用”的坚持,即便这些坚持会让我活得很累,也将会是我最不愿意放下的负担,感谢复旦。

最后发一张图,微博上看到的陆老先生的照片,老先生的背影看上去真是。。。落寞啊。。。不知道说什么了,就祝所有老师都身体健康吧。。。真希望时间能够倒流,我还能回学校,听一听那些名师,讲那些“没用”的课。。。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