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从几首歌想到的,随便写写

讨人厌的字

作为一个没事爱涂涂写写的娃,其实一直都挺好奇,那些我认识的我不认识的读者,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读者,看到这些文字,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自问我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词句,更没有引人入胜的情节,甚至连基本的文章结构都没有,形散神也散,信手涂下的无非是自己生活中那些的鸡毛蒜皮,只不过是从自己每天内心翻滚的无数碎碎念里面,挑出那些还不至于那么阴暗见不得阳光的,晒一晒罢了。在网上游荡,碰巧看见的各位,不敢奢望这里的那些涂鸦能让你们喜欢,只是希望,还不至于是讨人厌的字吧。

路过的都是客。如果您看见了,恰好还不是特别讨厌这些字的朋友们,欢迎你们在下面留一个脚印:)

假行僧

以前喜欢过崔健,特别是这首《假行僧》,年少轻狂地觉得“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才是男子汉的正经事。想不到后来去了四大,竟然一语成籖,走南闯北,日夜无懈。

前些日子去了广州出差,第一次去到那里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个南方的城市。去广州的路上挤在空客A380的下层经济舱,广播里机长用磁性的声音说,“现在是下层机舱广播,尊敬的各位旅客……”。广播的具体内容早就忘记,记得的只是机长的开场白。忽然间就觉得自己好像穿越到了从前,变成了一个挤在下层船舱,但满怀憧憬前往新大陆的移民,大大的机舱满满的装载的是各种希望。

在酒店吃早饭,望着窗外斑驳的阳光下步履匆匆的人群,不由得好奇这些人们,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呢?他们知不知道在不远处有一个人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想着前面说到的那些无聊的问题?

忽然就想起来3年前涂过一篇日志里面引用那段话:

我坐在长安街边的咖啡屋,手捧热热的摩卡咖啡,看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猜测那些无表情的脸的 主人是否也有这样百感心情。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这样的“人生”问题在生命的各阶段都会蹦出来问自己。从20岁代到30岁代,经 过焦虑、寻觅、失望、等待……真的是于蓦然回首中,才懂得了在爱的功课中“舒服”是满分,在工作的功课中“尽力”是满分,在生活的功课中“愉悦”是满分。

翻看以前日志的感觉总是很奇怪的,尤其是看到浑浑噩噩过了3年之后自己居然还是没有什么长进的时候。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想要过怎样的生活这两个问题迄今无解,甚至连一个近似解都没有求得。在广州最后一个晚上相约与恰好也来广州出差的JC喝酒,聊天之间JC同学继续很好的担任了人生导师的角色,用三个字就打消了我很多的困惑和纠结。她说:“别闲着”。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至少别闲着。

自我检讨作为一个懒人,我的想法从来都是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能站着绝不走着……所以也一直指望着能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可以去努力。就好像这首歌里面唱的……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这首歌里面最喜欢的歌词就是这一段了:

You said I’m gonna buy a gun and start a war If you can tell me something worth fighting for

总是固执地觉得活着就该有一个目的,所以现在我还没找到这个目的的时候就懒懒的赖着不动了,不管工作还是生活还是感情,如JC同学所言,“闲着”的结果就是活该这么久了都没什么长进么?不过好在昨天看微博的时候看到一句话,说“以前最有兴趣的话题是对方的过去,现在会先关心这份感情有没有未来”,仔细想来心路历程的确是有这样的变化。所以可以聊以自慰的是这么些年来纵使是一个人,也还是顽强地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默默的生长着。

Desperado

黄舒骏说,我在巨蛋帮你听了Desperado,满脸都是泪。

上次Eagles来上海,我在梅赛德斯奔驰演艺中心,差一点也满脸都是泪。音乐最终停止的刹那,感觉心被掏空一样,恍惚间不知今夕是何年。

没记错的话这是他们安可的最后一个曲子,Don Henley一个人站在蓝色的聚光灯下用苍老的声音演唱那首歌,一种凄凉的气氛伴随着歌词荡漾在会场,不知为何让我会感觉同时被很多感觉环绕着,说不清,道不明,仿佛自己就是歌中所唱的那个落魄浪子一样,有一点的执迷不悟。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you can’t get

哪怕只是写到这首歌抄录这些歌词,都让我心潮起伏。或许1000个人听这首歌,会有1000个不同的感受。我觉得我的那些有意义或者没意义,可笑或者可敬的坚持,如果有的话,或许就是“我”存在的证据,那是“我”区别于其他人的明显标志吧。歌词最后部分说,

You’d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但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