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突然发现好久没有写blog了,被期中考试搞得手忙脚乱,结果数分还是岌岌可危的样子……
好在五一的时候下定决心把微经和线代看了一遍,感觉好多了
今天开运动会,马上就回家了。希望下周三的线代考试顺顺利利吧。

一下子想到一句话

是金子总会发光,但是一直发光的不是金子,是电灯泡

绝版的周庄-王剑冰

你可以说不算太美,你是以自然朴实动人的。粗布的灰色上衣,白色的裙裾,缀以些许红色白色的小花及绿色的柳枝。清凌的流水柔成你的肌肤,双桥的钥匙恰到好处地挂在腰间,最紧要的还在于眼睛的窗子,仲春时节半开半闭,掩不住招人的妩媚。仍是明代的晨阳吧。斜斜地照在你的肩头,将你半晦半明地写意出来。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那里等我,等我好久好久。我今天才来,我来晚了,以致使你这样沧桑。而你依然很美,周身透着迷人的[……]

继续阅读…

周庄,让我说什么好?

昨天去了一次周庄。
尽管事先已经祈祷了好久,希望能在蒙蒙细雨中一览周庄的宁静娴美,但是昨天的天上还是挂着一轮暖阳,不知道这是不是为后来的失望埋下了伏笔。
尽管事先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周庄极有可能已经不是三毛来时的样子了,但是真正看到周庄后,我还是吓了一跳。
周庄的确是周庄,的确是想象中的青砖白瓦,的确是小桥流水,的确是梦中出现过千百次的江南水乡,的确是勾起了作为一个生活在江南的人心中关于外婆家[……]

继续阅读…

复旦南区随笔

抬起头,看到窗外的树叶呈现出嫩绿的颜色,又是一年的春天。这个春天,也是我进管院以后的第一个春天。
很难说复旦南区的春天和上海其它地方的春天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变化无常,一样的和煦。走在南区的路上,鼻子里闻到的都是春的气息。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温暖宜人。自小我就有一种错觉,仿佛阳光可以穿透一切,可以使人的心灵变得纯净,可以抚平一切心绪。在春之阳光下,我感觉自己正变得透彻,身体内有一种空灵,甚至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