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南区随笔

抬起头,看到窗外的树叶呈现出嫩绿的颜色,又是一年的春天。这个春天,也是我进管院以后的第一个春天。
很难说复旦南区的春天和上海其它地方的春天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变化无常,一样的和煦。走在南区的路上,鼻子里闻到的都是春的气息。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温暖宜人。自小我就有一种错觉,仿佛阳光可以穿透一切,可以使人的心灵变得纯净,可以抚平一切心绪。在春之阳光下,我感觉自己正变得透彻,身体内有一种空灵,甚至于[……]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