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day@Deloitte

 

今天是在德勤的最后一天,下午一个个部门跑过来,找这个人签字那个人签字,等到去25楼最终把一本白皮书和若干张纸交给Red之后,我和德勤的联系就仅限于领来的那一只杯子了。走出外滩中心在926上,Jerry对我说,我现在心情很复杂。

谁不是呢。

今天见到我们的par,他对我的第一句话是congratulations, you survived。回忆起长春没日没夜的加班和working paper上面触目惊心遍地开花的Q,仍然是心有余悸。Richard说知足吧,和audit相比你舒服多了。拿着离职的表格去PES归还门卡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女孩也到PES办事,她随口问道,离职了啊,下周去新公司么?十分的平静,离职好像就像下班一样稀松平常。深深地感到恐惧……

我跟Jerry说,我不知道自己是庆幸离开,还是伤感今天的离开。Cindy特意从马陆给我带好甜好甜的葡萄(Jerry给我带的被Sherry全部吃掉了!枉费我还留着等Sherry过来一起吃T.T),Maria不厌其烦地帮我们忙这忙那……每个都是让我留下的理由啊,可惜现在能否留下来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sigh

顺便说一下,我现在觉得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贴发票,比贴发票更痛苦的事情……贴长春的出租车发票……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