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

好吧我食言了,忍不住又写毕业了,我罚酒一杯(?为什么我要这么说……莫非最近喝太多……)

昨天毕业晚会,很high,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去了南区足球场,坐在塑胶跑道上,一起喝酒说话大冒险。整个毕业季喝了三次酒,昨晚是我喝得最少的,但是却是醉得最厉害的一次。是这离别的伤感特别醉人,还是因为这次我是空腹喝酒……真心地感谢钱姐姐护送我回到寝室,换了睡衣睡裤往床上一倒立马就不省人事了。

早上醒来,还是头晕得厉害,昨晚的记忆也成了残存的碎片。只记得我光着脚跑了400米,躺在跑道上看多日不见的星星,满地找酒找开瓶器,安慰朱铭不要哭结果自己也一起哭了出来……林宥嘉唱过,宇宙洪荒那时候,第一句爱是谁说出口?昨晚艾柯楼我爱你却应该是最后一次说了。起床之后,隔壁的大脸猫已经回家了,他的桌子和床就静静地在那里,一如大一我们刚搬进来的时候。我的脚边放着三个箱子,四年的时光,就这么轻易地打包离开。

毕业晚会上我们系的节目中有这么一句台词:打明儿起,我就再不属于南区。每每想到这一句,唯有泪千行。

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