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信的时候我笑了

奈奈帮我拿来了salary letter,打开信封,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数字。四大呆了一年,似乎对数字的确是敏感了一些。曾经在脑海里面设想了很多拿到信的举动,到最后却化作了轻轻的一笑。笑过之后,我也不再会去纠结于数字的多寡,不会再纠缠于什么公平正义。或许付出和回报本来就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意淫,只有供给和需求才是这个世界颠扑不破的真理。

别和我谈钱,谈钱最tm伤感情。

别和我谈感情,谈感情最tm伤钱。

两个恋人,只要还愿意吵架,那么一定就有在一起的希望。最可怕的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貌合神离没有共同语言。哀莫大于心死。想起当时刚刚拿到Club的offer,刚刚拿到工作的offer,最听不进去的就是别人说德勤的坏话,哪怕是和ex仍然在一起的时候,也决不允许她说一句公司的不是,据理力争或者无理取闹,我们家就是四大最好的。说要同舟共济共度时艰,我都说到做到了。

对于promote,其实指望的不是太多,只是取消了形式上的upl之后象征性的涨薪而不是通过upl把薪资调整到和其他3家的水平。公司摧毁的不仅仅是今年的工资,更是今后所有年份的期望,今后所有的升职加薪都会在今年的基础上进行。杰西说,我们纵然加了300块钱没错,但是这300的价值,早已亵渎了当初同舟共济的诺言。即便当年我们是不诚心的,是无奈的,是抗拒的,它,也早已辱没了我们一个月复一个月,坚持下来的谦卑。

可以同甘,不能共苦。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