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首先说明一下,这个标题来源于我今天站在阳台上观察楼下绿地的结果,不许联想,尤其是政治方面的联想,并谢绝跨省。

1115火灾过去6天了,今天是“头七”,开头留给那些在火灾中不幸失去生命的遇难者,以及失去亲人、朋友的人们。

在网上关注悼念活动的照片,意外看到上海静安区区委书记龚德庆在现场痛哭的照片。有网友指出“哭得和李刚一样”,作为不明真相的群众,我表示无法对2人演技的好坏作出公允的判断。但是我私下认为,龚书记的眼泪极有可能是发自内心的。你想,出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区委书记无论如何难逃干系吧?用邢捕头的那句话:“亲娘咧,可能会影响仕途啊!”

晚上看东方台夜新闻,采访前来悼念的上海民众,大家纷纷表示希望幸存者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此话不错,可是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有责任问一句:为什么;都有责任确保类似的事故不再发生。在东方网上看到一则旧闻,里面提到这样一句话:“消防部门还引进了40多辆德国产的一七式压缩空气泡沫主战消防车,其供水平均高度已达200米,最大供水高度可达375米。”于是我不由得会问一个问题:这40辆车哪儿去了?这次灾难,是不是本不该如此惨烈?

记得以前看到一个故事,说美国有一个学生被转弯的卡车卷入轮下压死,亲属在死后经过多年奔波努力终于修成正果,不是索要赔偿,而是立法要求所有卡车都在视线死角处安装反光镜以便司机进行观察(这个故事的来源已经不可考,如果有碰巧知道的同学请留言告诉我,谢谢)。网上最近这篇文章很火:1911年致141人死亡的高楼火灾如何改变美国。同样是大火,却有截然不同的结果。国外致力于防止杯具的再度上演,而我们只是满足于沉痛悼念,并找4个倒霉电焊工来做替罪羊。在这一点上我相信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也失去了朝夕相处的同伴,现在又要他们扛起本不该由他们承担的责任。退一步说,就算大火真的是他们引起的,那么是谁把他们带到这个工地的呢?又是谁把这个工程分包给这个施工队,委托给这个公司的呢?

在天朝,写个blog实在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了。用国内的BSP吧,写个文章还有各种顾虑,一不小心碰到政府的G点,轻则删文重则封号,搞得再大点会被熊猫请去喝茶。用国外的BSP吧,比如blogspot和Wordpress,索性被GFW一锅端了。痛定思痛决心自己搞独立blog,结果居然还是绕不过GFW这一关。当年新博开张,兴奋之余写了篇文章,结果不幸被定点清除,每次打开页面都会看到连接被重置,万般无奈只好挥刀自宫,blog才算恢复正常。前些日子心血来潮想把blog和twitter整一整,修改插件修改主题,忙完之后收到 @leelily 同学的投诉,说网页几分钟也打不开。一开始以为是浏览器的问题,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后才发现我常年翻墙的火狐很顺利打开是因为可以访问到twitter,而对于墙内的普通民众来说打开鄙站就十分痛苦了,亲测关闭爬墙软件之后打开页面耗时2分多……心中摸摸把方滨兴的女性亲属问候了无数遍啊无数遍……

也许有人问,好好的为神马要爬墙呢?弱智儿童快乐多在局域网里玩玩不是挺好么?抛开政治啊,真相啊之类的因素不谈,最主要的就是社交。不得不承认,校内和开心抄袭Facebook很成功,新浪微博模拟twitter也不错,但是作为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21世纪人才,我总有几个无法享受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朋友吧,我总不能让他们在开心校内新浪上面注册帐号吧?那就只能山不过来我过去了。。。

其实还有很多想写,但是我要睡觉啊。。。用一句今天看到的很好的话作为结尾(原作者:@morgan1997345 ):

昏黄的路灯下,一个男人在忧伤地烧着纸钱。我醉倒在他旁边,递过半瓶烧酒,他一口喝干,开始缓缓诉说。他在公益机构做了4年维权,但压力太大只有妥协,离 开。一个星期前,他开始了新工作,地产公司,工资很高但无趣、卑鄙。我醉眼迷离,“你为什么说这些?”“今天是头七。”“谁的?”“理想”。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