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年少时的猛犸?

前两天,刘同学翻出了高中时候我们的班刊,分班前夕的那一期,拍照上传了微博,于是我很高兴看到了我高二时候写的那些话……

本来我以为我看到那些话之后,我的表情应该是这样的:

2

然后,我写的那段话是这样的:

有时候生活就像乘夜晚的火车旅行。不经意间窗外另一列火车开过,窗上一张又一张的脸迅速地闪过。生活中注定要与一些人邂逅,也注定要分开。只有坐在你身边的,才是真正能够陪你走完全程的人。这样的朋友,一生中又能有几个呢?

太多的人从我的生活中匆匆走过,连一道涟漪都没有留下。生活未免也太残酷了。天地悠悠。过客匆匆,你我都只不过是如此众多过客之中最平凡的两人。四个月之后即将迎来另一个“树倒猕狲散”的结局。分离是天意,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看完之后我的表情是这样的,好像看到了猛犸。。。(背景音乐响起:还记得年少时的猛犸~~~~):

3

酸!太酸了……这个真的是我写的吗?传说中的“为赋新词强说愁”说的就是这样吧?这个真的是我写的吗?那个火车的比喻……也太风骚了吧……

看着那些文字,历历在目的都是那些回不去的曾经。

前些日子看了《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赵大导演处女秀在我看来挺失败的,一个杂乱无章的故事,讲述的是一群神经病。反正我是一点都没有缅怀到我的青春。但是里面有一句很老生常谈的话,我终于成为了我以前所痛恨的那个人。我低头默默想了下,的确是有这么个趋势。前些天做项目,各种不顺心,觉得某同事接人待物不断刷新我的下限。气急败坏之下抓住个人就想吐槽。某老师开导我说:“今年年审遇到的事3天吐槽不完而且件件恶心,不说不说也就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日子还要自己过”。思量之下,觉得她所言极是。于是又想到之前网上流传的一句话:“很多事情就是不说憋屈,说了矫情”,不禁莞尔,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了那种人呢?这个和设想中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相差也太远了罢。

胡言乱语写了那么多词不达意的话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文艺青年了。然而我曾经决意要做一个文艺中年和文艺老年的,走天下,写游记。所以这是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我没有成为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人吗?

黄舒骏有一句歌词,我没有成为你以为的那个人,真的很抱歉。我想,我没有成为我自己以为的那个人,我向谁抱歉,求谁原谅呢?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