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我的女神

今天回家意外看到一封《萌芽》寄来的信,拆开一看竟然是关于新概念十周年的活动。要不是这封信,或许我就忘记了自己也曾经远远地守望过文学女神。回想起当时因为喜欢安妮宝贝而喜欢这本杂志,再到后来知道有新概念这个比赛,再到意外地拿了个二等奖,再到后来渐渐地而又坚定不移地向俗人发展……或许文学就是一个梦吧,那本证书,或许就是这个梦最美丽的纪念吧。

记得高中时候艺术节,我们班级小组唱小虎队的红蜻蜓,后来拿了个第一名。据说那个时候我们学校的艺术指导听得都哭了。当时很忐忑是不是因为我们唱得太难听了以至于把艺术指导弄哭了。现在想到“我们都已经长大,好多梦正在飞,就像童年看到的红色的蜻蜓”这句话也很感慨。为什么长大以后就要丢掉这么多的东西呢,要是可以像彼得潘那样多好……

上个礼拜在院版讲,读管理的应该至少对人文学或者哲学要有兴趣,不然人就俗了。于是大学三年,或者从高三算起这四年时间就是不断变俗的一个过程。以前经常做的事情是听着帕格尼尼或者神秘园看安妮宝贝或者随手涂鸦,现在是用DDM模型估价或者BS模型算期权或者在BBS上面发几乎从来不超过3行的水帖。书架上面一眼看上去都是财务的管理的或者case interview的书,电脑里面最多的是电影和美剧。仔细回想起来最近看过的一本书(教材不算)居然是《双面胶》……自己想pia死自己……

随便涂了这些就明确了一件事情,我和文学女神算是渐行渐远了,再见了我的女神,日子还要过,网申必须做。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