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要写些什么纪念一下这样难得的日子

其实最近一段时间里面,想写blog很久了,结果,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居然我想写东西的欲望就一直和我工作忙碌的程度成正比,好几次干活干到昏天黑地的时候想上来涂两笔,但也在忙外之后对着这么个框失去了打字的兴致。

刚才手贱,正无所事事呢突发奇想地给ex发了条消息说,明儿过节,每逢佳节倍思亲。在我大脑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想明白之前,就出去了。信息出去之后我立马就后悔了。这手也忒贱了直接剁了得了。还好我平时有把手机带在身边良好习惯而没有把菜刀带在身边的恶劣习惯,这才保住了宝贵的右手这才能够继续坐在电脑面前敲键盘玩儿,码这些个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有没有人会在意的文字。

之所以现在会出现这篇文章,是由于Lickey同学的一条短信。这条文艺的短信引用了米兰昆德拉,讲了一个我觉得可以放进《男人帮》做为孙红雷自恋地面对着镜头说着的那些及其拗口听上去蛋疼无比但是仔细想想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的台词的一段话(对,要的就是这感觉)。至于短信说了什么请原谅我的懒惰,懒得照着手机把那些字再还原到blog上面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日子还得这么往下过。

前些日子,周生周太终于结束了旷日持久的恋爱长跑,毅然决然地投身到婚姻的漫漫征程中。再过2天另一个初中兼高中好友也将完成从姑娘到人妻的身份变换。于是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面送上我的祝福,祝你们,和其他已经结婚的朋友和将要结婚的朋友,都可以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微博上面朋友们纷纷感叹又过节了,我觉得,除了个别特别缺心眼儿的以外,这样的感叹总不太会是带着欣喜的心情发的。这节日和过一阵子的圣诞和元旦完全不一样。前一阵子帮某公司的重组做road map,可能是盯着日历太久了,有点儿触景生情,对于单身恋爱结婚这事儿也稍微思考了一下,这思考的内容呢,主要围绕着2个问题展开。第一问题呢,就是大家一直想知道的,为什么你丫到现在还单身着祸害人类呢?这第二个问题呢,也是大家一直想知道的,你丫到底想找个怎样的人呢?

顺便插一句,这两个问题,在绝大多是情况下,不要轻易地问别人,尤其是单身的人,因为这是很粗鲁,很伤感情的。

考虑到这两个问题最近被问的次数比较多,让我一直有一种钝刀割肉还得微笑的感觉,所以我决定今天豁出去了,所谓长痛不如短痛……

第一个问题,答案很简单,我也不知道。第二个问题,答案也很简单,我还没想好。

各位亲爱的读者,发现什么问题了吗?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居然,押韵!这是多高的文学造诣啊……看仔细咯,这字不念“指”……

其实我一直就很反感或者说很不愿意为自己想一个什么另一半的要求,因为我觉得,一切要求其实都是可以商量的。如果感情这东西真的可以用几个条件来定义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也太简单了,只需要把自己的各种信息输入电脑,再把自己的要求输入电脑,电脑进行一下比较,有match的话直接打印结婚证,让当事人抽空直接过来把钱交了把证领了回去把娃生了幸福地过一辈子了。

显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很多东西是无法用条件来判断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些个所谓的要求,那么限制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是自己。因为很多人已经被莫名地排除在了外面。说白了,2个人想要一直在一起,性格相合以及共同语言其实是最重要的,不然要不就是驴唇不对马嘴,要不就是索性白板对死。对于我这种话特别多的前文学青年,尤其如此。

之前认识个姑娘,长得聪明伶俐从事的工作也不错,打算深入接触了解的时候杯具地发现缺乏共同语言,我跟她谈文学,她和我说电影。我想好吧,电影也是文艺嘛,文学和文艺总还有点亲戚关系,聊多了才发现其实她喜欢的是电影明星,一下子从文艺变成了综艺。文学和综艺,这两个似乎跑题跑得有点离谱。当然我不是说文学和综艺哪个更加高雅一些,本来这种兴趣爱好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而且我能不能入了人家的法眼也还是个未知数呢,我只是举个栗子来说明一下问题而已,拍砖抬杠请绕道。

除了共同语言,我 觉得性格也是挺重要。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的关系,总觉得不再愿意去改变自己,也不相信别人会为自己而改变的。想起那个还一意孤行幻想改变自己改变别人的自己,真现在的自己是好,还是不好。

不早了,关机睡觉。不管愿意不愿意,今天总是个属于我的节日。那么,节日快乐。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