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Mac

周五下午回上海,照例在南京火车站的麦当当草草解决晚饭。这么多垃圾食品吃下来,矮子里拔将军,土人如我最喜欢吃的还是巨无霸,双层牛肉饼,分量足。想起当年在贝恩混的时候,一个波士顿second过来的老美问我为嘛给自己起Mac这么个其实在美国都不是那么常见的名字,我说因为Big Mac是麦当当里面最大分量最足的那个汉堡,因为我长的大,所以叫自己Mac。美国人听了哈哈大笑,连说好名字好名字。其实当时还有一层意思没有说,我希望自己也可以像巨无霸一样,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实力派。

印象中小时候第一次去肯德基,当时还是肯德基在东风饭店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时候,吃了个鸡腿(吮指原味鸡?)+土豆泥+小餐包。第一次去麦当劳,在哪里记不清了,吃的是巨无霸和薯条。想想到现在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最喜欢的还是这些个最原始的东西,除了对吮指原味鸡的兴趣从鸡腿转移到了鸡肋,果然我还是个常情的人啊shy。

看到AIC拿了个巨无霸在对面啃,突然发现巨无霸似乎没有印象中那么大了。想起勉力张大嘴巴要咬巨无霸的情景,恍如隔世。于是叹息道,巨无霸竟然也越来越小了。AIC头也不抬说了句,那是因为你长大了,嘴大了……当场气结……不过想想的确也是有道理,嘴大了,巨无霸自然就显得小了。很多事感叹世事无常,变化太多,其实自己身上潜移默化的变化也很大,只是没有觉得而已。风动?幡动?也许真的如故事里老和尚所说,只是心动罢了。

自己问自己,当初的那些光荣和梦想,你都还记得吗?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updatedupdated2020-07-102020-07-10
加载评论
点击刷新